当前位置:

首页>言情小说

《七皇弟乖乖让吾爱》第十四章

文章上传时间:2021-10-27 点击次数:

“哈哈,孔雀公主确实是个妙人,只是……东圣王爱女心切,真的舍得把公主远嫁他乡?”

“陛下有所不知,公主殿下就是因为在东圣王朝挑不中称心如意的驸马,这才央着王上借贺寿的机会,来紫宸选驸马的……若非如此,王上哪能答应让公主跋涉千里,受着风藏露宿之苦呢!”

“我紫宸倒是人才济济,英杰辈出……”紫宸帝君笑着捋了捋胡子,微微俯身上前,低声询问了一句,“不知孔雀公主可有中意的人选?”

“怎么没有?”皇后凉凉趁机c-h-a话,笑盈盈地看了眼孔雀公主,又看了眼南宫重渊,“陛下只怕还不知道吧,早在当日渊儿出城迎接孔雀公主时,公主就已经对渊儿芳心暗许了……这几日公主住在宫里,闲暇时还去东宫找渊儿下了几盘棋呢!”

“呵,还有这事儿?你怎么不早些告诉孤王?”

“那都是小辈们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c.ao心太多反而不好,让他们顺其自然……岂不更能情投意合?”

“听你这么一说,倒也有些道理,”紫宸帝君乐见其成,呵呵笑了两声,转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微蹙眉头问向皇后凉凉,“对了,那渊儿的意思……又是如何?如果孤王没有记错,当年他似乎……好像……还立了个什么七年之约?为了这个,别说是纳妃,就连女人他可都没多看一眼。”

“陛下不必担心,那七年之约已经到期了,而且渊儿对孔雀公主……想必也用情不浅呢!”

紫宸帝君微微抬眸,有些好奇地看着皇后:“你又知道?渊儿他亲口跟你说了?”

“这还用说吗?”皇后凉凉眉目带笑,一句话说得言之凿凿,“臣妾听闻渊儿专程派人从南疆采了一株孔雀Cao回来,只为博美人一笑……陛下是知道渊儿x_ing子的,他若不是对孔雀公主有情,又怎么会费这么大的功夫去讨好她?”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郎有情妾有意,情投意合……”

紫宸帝君越琢磨越开心,高兴之余甚至还命人斟满了酒杯,同皇后凉凉干了一杯,看得皇甫长安忍不住撇了撇嘴角,不屑地在心底下吐槽。

什么嘛!紫宸老皇帝他还能更没节c.ao一点吗?干嘛在听到孔雀公主和太子殿下有j-ian情之后,就笑得合不拢嘴,一副“艾玛劳资终于把儿子嫁粗去了!”……的样子?!难道像太子殿下那样有权有势,有钱有财,有容有貌的汉纸,会没人要?!台下那些女人不要虎视眈眈抢得太厉害好吗!

喝完酒,咂了咂嘴巴,紫宸帝君笑呵呵地看了南宫重渊一阵,继而抬眸远眺水面上那个曼妙多姿的身影,不由得婶婶地感叹了一声。

“幸亏东圣来了个孔雀公主,不然……就渊儿那执着的脾x_ing,孤王还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这下好了……渊儿的终身大事总算解决了,孤王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跟着落地了……”

“噗……!”

皇甫长安一个没忍住,呛了一口酒……特么紫宸帝君他还真是那么想的啊?!

听到折菊公子仰天长呛了三声,皇后凉凉不禁凤目一凛,侧过头来淡笑着看了过来:“怎么……折菊公子莫不是有什么异议?”

“咳,咳咳……”皇甫长安扶着桌子,笑着抬头,“微臣哪敢有什么异议?虽然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公子对孔雀公主算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爱慕……但是古人有云,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孔雀公主和太子殿下两厢情愿你侬我侬,微臣还能说什么呢?总不能……夺人所爱吧?”

说到后面,皇甫长安剔着眼尾,瞥向立在一侧的南宫重渊,语气意味深长,嘴角似笑非笑。

皇后凉凉见状即刻抬手挡了一档,隔断了她的视线,自始至终不肯放松警惕,依然把皇甫长安视为头号危险分子!

“折菊公子知道这个道理就好。”

见她担心,皇甫长安偏不让她拦着,起身行至南宫重渊跟前,在皇后凉凉激光般的视线扫s_h_è 下,一步步逼至太子殿下的面门,继而勾唇一笑,轻哂道。

“太子放心,微臣……甘愿退出,现在就将孔雀公主(殿下您)双手奉上(给孔雀公主)。”

闻言,皇后凉凉不屑一哂。

“(我皇儿)本来就不是你的,不用你奉。”

眼前,南宫重渊微垂眼皮,却是始终不肯抬眸对上皇甫长安的视线,平时一张能跟璃王扯淡扯到火星上的嘴巴,此时此刻也是紧抿着……别说答话,就连吭都没有吭上一声。

皇甫长安心头憋着火,见他这样更是恼得慌,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五环大砍刀劈他,只得冷笑着转向皇后凉凉,找她发泄火气!

“皇后凉凉说话不要这么绝对嘛!这要是把人给抢过来,不就是本公子的了吗?还真别说……本公子要是闲得慌,说不定就会先抢过来,再送过去……”

皇后脸色一变,忍不住拔高了声调:“你敢?!”

皇甫长安有恃无恐,笑着抬高了下巴。

“你说本公子敢不敢?”

见皇甫长安硬是要跟自己抬杠,皇后气恼之下差点没拍桌子……尔后眸光一转,很快就察觉到皇甫长安是故意要挑衅她,即便嘴角一勾,没再跟她继续耍嘴皮子,只笑着转过头,对南宫重渊狠狠地使了一个眼色!

“渊儿,有人要跟你抢太子妃……你怎么看?”

南宫重渊动了动嘴唇,终于肯说话了,只是一开口,说的却是——

“母后放心,儿臣不会给任何人抢走太子妃的机会。”

听到这话,皇甫长安不由瞪圆了狗眼,气得抬脚重重地碾了一下南宫重渊的脚背,恨着声音咬牙切齿:“喂,她还没是你的人呢!一口一个太子妃,要不要叫得这么亲热?!”

南宫重渊头也不抬,只淡淡回了一句。

“马上就是了。”

“你……!”

皇甫长安气得简直想抽他!

这厮莫名其妙地中了什么邪?!之前不是还挺不羁的吗?怎么一转眼就变得这么听他娘的话?!皇后凉凉到底给他喝了什么**汤,药效这么强,起效这么快?!

ps:能不能……卖给她一点?这么好的药,简直就是采Cao必备良品有没有……

不等皇甫长安气屎,南宫重渊在皇后凉凉的示意下,忽而款步跨上前,一拂衣摆单膝跪在了地上,对着紫宸帝君请命……不过是一抬手,一掬礼,本是极为平常的动作,在他做起来却异常的翩然出尘,雅致娴宁。

“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还望父皇成全。”

紫宸帝君早已猜出了他的请求,原想直接开口赐婚,然而十步开外折菊公子虎视眈眈的视线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搞得他很有鸭梨……

微微咳了一咳,紫宸帝君才尴尬地笑了一笑,开口问道。

“什么事?”

南宫重渊尽管背对着皇甫长安,却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两道凌厉的视线在火辣辣地烧着他的后脑勺……薄唇微启,想要开口说的话就那么含在了嘴里,明明呼之欲出,但怎么也说不出来。见情势不妙,皇后凉凉赶紧补了一刀。

“渊儿,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不用担心你父皇不会答应,你父皇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暗暗捏紧了五指,南宫重渊款款启齿,到底还是把那句话给说了出来:“儿臣对孔雀公主……一见倾心,望父皇成全儿臣,下旨赐婚。”

“这……”

紫宸帝君打心眼里是很想答应,可是一抬眸就对上了皇甫长安那两只瞪得滚圆的眼睛,见到了她脸上那副“你要是敢答应他,劳资就敢撞屎给你看!”……的神态,害得他连说话都不能利索,犹疑着半晌没接下话儿来。

当是时,还是太后凉凉解救了他,在一旁煽风点火……啊不,是雪中送炭!

“皇儿,既然是天作之合,你就成全他们吧。”

话音一落,皇甫长安下意识就杀过去一记眼刀,直到撞上了太后凉凉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时,小心肝儿才陡然一紧,立刻把视线瞥了开!

艾玛,刚才掐架掐得太虐心了,都忘了太后凉凉他老人家在边上坐着……这下好了,都被他瞧见了!这太后凉凉要是出手坏她好事儿,那接下来就真没她什么事儿了,嘤嘤嘤……不开森!

紫宸帝君却是如释负重,松了一大口气儿,赶紧顺势答应了下来,眼皮子不眨一下就把这婚给赐了……像是担心会横生枝节,老长的一段话儿硬是被他说得连口气都没喘一下。

“等一下!我也要赐婚!”

“我要嫁给璃王!”

“我也要嫁给璃王!”

“还有我还有我!”☆、68、一起嫁了吧就在皇甫长安想着要怎么下台才能不那么没面子的时候,忽然有人主动跑来给她解围……只不过,一听到那几只j-ian夫兼亲友团嚷嚷的声音后,皇甫长安就忍不住掩面垂泪,实在想不通像她这么英明神武的人,怎么会跟那群蛇精病扯上关系?

当时一定是瞎了狗眼了……一定是!

看着谭府那四只品格“出众”的千金大小姐花枝招展地跑过来,吵吵嚷嚷地要嫁给璃王当璃王妃,紫宸帝君更是一个头闹得两个大。

“你们又来凑什么热闹?不是早就说了,只要璃王肯答应,孤王没有意见。”

“璃王殿下当然答应啊!像我们这种万里挑一可遇不可求的大美人儿,璃王殿下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答应?”

“就是就是,璃王他刚才……还偷偷地亲了我一口呢!”

“但是璃王答应归答应,我们总不能就这么没名没分地进璃王府吧?虽然我们姐妹四个只是谭老爹收养的义女,可也算得上是出身名门,自然不能跟那些三教九流的风尘女子一般,随随便便就把自己送人了……”

皇甫长安继续掩面……难道她们还不够随便吗?刚才是谁飞奔着跑去投怀送抱,热情得恨不能当场就把璃王扑倒?如果这样都不算随便,那什么才叫随便?!

“既然太子殿下同孔雀公主可以请求赐婚,那为什么璃王殿下同我们就不能赐婚?”

听到后面,皇后凉凉冷着脸,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孔雀公主是什么身份,你们又是什么身份?一边是养尊处优出身高贵的公主,一边是不知底细没有规矩的民间刁女,如何相提并论?”

“皇后娘娘此言差矣!这赐婚不赐婚的,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也不在乎这种薄名虚利益,只不过……”花贱贱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回眸,转而看向紫宸帝君,“这太子和璃王都是陛下您的骨头,你可要一视同仁才行啊!再说了,这要是能一起把这亲事给办了,来个双喜临门锦上添花,不是更热闹吗?”

紫宸帝君被她们吵嚷得有些头疼,想着这么做也没坏处,便就挥挥手答应了下来。

“好了好了……挑个良辰吉日,你们姐妹四个一起成亲吧!”

“谢陛下!”

见y-in谋得逞,四只准璃王妃顿时笑逐颜开,侧头朝皇后凉凉投去得意的一瞥,继而花枝招展地跑回到璃王身侧,捶腿的捶腿,捏肩的捏肩,倒酒的倒酒,喂葡萄的喂葡萄……各种殷勤伺候看得女人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看得男人瞪直了眼睛嫉妒不已。

如此一来,全紫宸最炙手可热的两个男人,就这么被瓜分干净了,出手之快可谓雷霆而迅速,让人措手不及连个应对的时间都没有,等反应过来……别说是分一杯羹,就连渣都不剩一点儿了!

倒了满满的一杯酒,皇甫长安仰起头一饮而尽,心下不无凄凉……

这……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猜中了故事开头,却硬是没有读懂如此诡异的结局……

身后,传来了几位官员窃窃私语的声音,有人不无羡慕地感叹了一句:“这孔雀公主的架子虽然有点大,但确实有那么些本事,那样貌,那身段,那妖魅入骨的气质……啧啧,不说万年遇不上一个,却也是百年难求的!太子殿下可真是好福气,要是能娶到这么极品的女人,哪怕下一秒就是被雷劈死,我都甘心了!”

另一人却摇摇头,似乎是不赞成他的说法。

“郭兄此言不妥……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酿(诸葛亮:等等导演!诸葛酿是谁?!你特么坑老子呢?!发音还能更烂一点吗?!),这孔雀公主美则美矣,却只有那么独一无二的一个人,不如璃王左拥右抱来得快活……更何况那四位小姐能歌尚舞,各有千秋,且一个个都是天生尤物,倘若是我……我肯定会选……”

不等他把话说完,皇甫长安忽然“砰”的拍了一下桌子,回过头来冷冷一笑。

“选什么?看你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口气倒不小,只可惜……这儿没的给你选,你还是回家抱你娘子去吧!”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太子和璃王成亲那是大喜事儿,好端端的……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做什么?再说了,我们这不……也是知道吃不上天鹅肉,才私底下说上几句,哦……!我知道了,公子您是不是因为被太子抢先一步夺走了孔雀公主,才觉得心底憋屈呢?”

“憋屈?本公子为什么要憋屈?”皇甫长安又是冷笑着哼了一声,状似不屑,“天下何处无芳Cao,何必单恋一枝花?更何况这孔雀公主还算不上是旷世美人,本公子用不着在她身上吊死……”

笑着说这话的时候,南宫重渊恰巧从皇甫长安身边走过,而皇甫长安捏着y-in阳怪气的口吻,则是专门说给他听的。

只是南宫重渊充耳不闻,无动于衷地垂着眼睑,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在他就要擦肩而过的一刹那,皇甫长安忽然伸手拽了他一把,低声一哂。

“你是认真的?当真……要娶她?”

“是。”

南宫重渊淡淡应了一声,尔后抬头轻轻拂开了皇甫长安的爪子,头也不回地迈步走离。

第一次,皇甫长安觉得自己很犯贱,但莫名的……她真是觉得憋屈,从来没有过的憋屈!明明在这之前,她跟太子殿下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整个世界都变了?!她对南宫重渊辣么好,甚至不惜违背跟璃王的约定,不仅一直都没对他下毒手,反而还暗暗替他解决了诸多危机……难道他就一点都感觉不到吗?要是他蒸的娶了孔雀公主,那么她所做的这一切……岂不是白费心机,徒徒贻笑大方?

宴席散场后,众人言笑晏晏地陆续走离,皇甫长安咬着嘴唇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孔雀公主辣只小妖精,当即起身朝着南宫重渊刚刚走离的方向追了上去。

一路追到花园里,才看到太子殿下的身影。

“南宫重渊,你给劳资站住!”

她这一声呼喝,可谓惊天动地,就连百米开外的夜莺都给震飞了,南宫重渊不可能听不到,但是他的步子却始终没有停顿片刻。

见他如此,皇甫长安一个没忍住,终于气粗了内伤,一把抽出侍卫随身佩戴的长剑,对着花园里的奇花异卉从东边砍到了西边,又从南边砍到了北边……那架势,那怨念,婶婶地把一帮宫人吓得退避三尺,别说是拦着,就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甚至是紫宸帝君经过见到了,也只是淡淡地一挥龙袖,朝皇甫长安投去了同情的一瞥。

“随她去吧,你们都退下。”

皇后凉凉蹙着眉头,却是无法容忍。

“可是陛下……她这么做,未免也太目无宫规,胡作非为了!”

紫宸帝君倒是很看得开。

“能让她气成这个样子,可见心头确实委屈,这人都让渊儿抢走了,要是再不让她发泄发泄,还不得气出病来?左右不过是一个花园,就随她怎么折腾吧!”

皇后凉凉还是有些不甘心,但见紫菜帝君丝毫没有要追究的意思,只得应声跟在了身后,匆匆离开了花园。

半个时辰后,一名太监急匆匆地跑到凉亭里,给太子殿下报信。

“殿、殿下……折菊公子终于走、走了……只、只是……”

南宫重渊停下手,琴音随之逐渐宁息。

“只是什么?”

小太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狠狠吞了一口唾沫,才把下半句话给接了上来:“折菊公子她……把整个花园都毁了!”

“本宫知道了,”南宫重渊淡然开口,语气沉定,并没有丝毫的惊讶,“你先下去吧。”

说着,又继续扬手抚琴。

只是心已乱,琴音又怎么可能流畅?

突然间“噌”的一下,挑断了一根琴弦,挑破了指尖细腻的肌肤,冒出一颗殷红如泪的血滴。

拿帕子轻轻将指尖的血迹拭擦干净,南宫重渊踌躇良久,到底还是起身走到了那个花园,立在满地的残花败叶之中,目无所寻地呆呆看了一阵。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Cao叶上忽而想起沙沙的声响,南宫重渊不由心头一动,立刻回过身,嘴里几乎是下意识地叫出了那个名字。

“折菊公……”

然而迎面对上的,却是月华之下一张妖魅蚀骨的笑靥,如毒蝶般散发着妖诡的气息。

“既然太子殿下这么在乎折菊公子,那……为什么还要娶本公主?”

南宫重渊微敛神色,恢复一贯的温雅如水,只是口吻听起来略显疏远冷漠。

“母后之命,不可违抗。”

孔雀公主上前两步,继而蹲下身拣起地上的半株残花,凑到鼻尖轻轻嗅了一下,面露陶醉。

“难道……权力对你来说,就真的有那么重要?”

南宫重渊跟着从地上拾起一朵零落不成形的海棠,攥在手里轻轻捏了两下,随后收紧五指将其碎成粉末,从指缝中缓缓泻下,随风散在了夜幕之中。

“贺兰氏的子孙,从出生的那一日开始就没有选择,尤其是……现在。”☆、69、都休了“呵呵……”

孔雀公主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她知道南宫重渊话里的意思,也明白那句话的分量……同样是生于皇室,她很清楚南宫重渊的身份意味着什么,也很了解他肩头所担负的东西,在那层光鲜亮丽的华服之下,是世人永远都无法猜测的尔虞我诈。

就连她自己,都摆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所以……她本没资格取笑他。

但……这一声轻笑,还是从那两片潋滟的唇瓣中倾泻了出来,因为她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个人。

回眸笑盈盈地走上前,孔雀公主一手握着花,一手缓缓伸到南宫重渊的面前,作势要去抚摸他的脸颊……就在指尖快要触及到他的肌肤之前,南宫重渊忽然偏过头侧开了脑袋,只有一缕银白的发丝在孔雀公主的指尖上流淌而过,宛如冰丝。

见状,孔雀公主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三分,一双妖魅的眸子有意无意地扫过南宫重渊的面庞,仔细捕捉着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

“其实本公主有些不明白,折菊公子为何会对你这样的人如此上心?她虽然看起来纨绔轻浮,可在本公主的眼里,这里的人恐怕没一个比她更聪明……只可惜,她偏偏选了你这样油盐不入的家伙,照理说……那璃王的狂傲与霸道,应该更符合她的口味才是。”

听到璃王二字,南宫重渊沉定如水的面容上微微泛起几丝波纹,即便很快就归于平静,却是没能逃过孔雀公主的眼睛。

等了一阵,见南宫重渊还是静默不语,孔雀公主继续笑道。

“这一回,可是你亲手把她推开的……到时候折菊公子投奔了璃王,你当真一点都不会后悔?”

抬眸看着银色月光下狼藉满地的花园,那些被砍落在脚边的奇花异Cao还在散发出幽幽的异香,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生命,还在竭尽全力地绽放出最美的花蕊,轰轰烈烈,而孤注一掷。

微抿薄唇,南宫重渊终于开口,口吻平淡,无波无澜。

“本宫不会。”

“不,”孔雀公主却是不以为然,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笃定道,“你会。”

南宫重渊没再继续辩驳,也没有说话,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到底还是没能把那句话说出口——因为他无法对皇甫长安不择手段,所以他无法给她任何承诺,他们两个从出生起就属于不同的世界,她是光,而他是夜……漫长无边的,夜。

“对了……”孔雀公主忽而想起了什么,不由扯了扯嘴角,半眯起眼睛笑着打量他,“那日的孔雀Cao,实际上并不是你送的,而是皇后凉凉顶着你的名义送的……是不是?”

南宫重渊不否认:“是。”

刹那间,孔雀公主突然拔高了语调,口吻听起来甚至有些怨恨:“你根本就不爱本公主!”

南宫重渊抬眸,对上那双妖魅摄魂的丽眸,不由微勾嘴角,淡淡一笑:“你也不爱本宫。”

“噗嗤……”孔雀公主转而掩嘴,笑出了声,仿佛遇上了什么愉悦的事情,“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娶本公主?”

“你不也一样,坚持要嫁给本宫吗?”南宫重渊跟着一笑,完美的表情无懈可击,“你我不过是各取所需,又何须谈及其他……”

“不,”孔雀公主眸光璀璨,在繁星的点缀之下,散发出一种蛊惑人心的魔魅,“本公主现在好像……有点爱上你了……”

南宫重渊却是丝毫不给面子,对她的魅惑无动于衷,只自顾自转身走离,留下月光下淡淡的几个字节,消散在馨香的夜色里。

“你爱不爱本宫,都与本宫无关。”

“呵呵……”孔雀公主又是幽幽一笑,看着南宫重渊走离的背影,捏着手里的残花对着鼻尖又细细嗅了两下,丽眸之中却不见陶醉,唯有满目的杀伐,“倘若是真正的孔雀公主,或许会无可自拔地爱上你,可惜……我不是。”那厢,皇甫长安在砍完整个园子的花Cao之后,还是觉得不解气,几乎是下意识地跑去找南宫璃月买醉,然而远远就看到那四只花枝招展的妖孽围在他身边团团转,看得皇甫长安那叫一个心塞,当下扭头便走,一个人坐在亭子里借酒浇火。

从未见到皇甫长安发这么大的火,小妾们终于有点儿惴惴不安了……

他们不是笨蛋,虽然把皇甫长安惹恼的罪魁祸首是南宫重渊,但在一旁煽风点火落井下石的……他们显然也有份啊嘤嘤嘤!哪怕这并不是他们的初衷,但……结局就是这么的惊心动魄南辕北辙惨绝人寰!他们婶婶地觉得,这一次大概是蒸的要玩火**了……

松开南宫璃月的袖子,宫狐狸眼巴巴地瞅着亭子里形单影只的皇甫长安,到底是有些心疼。

“公子好可怜啊,我们要不要去安慰她一下?”

“不准去!”花贱贱眼疾手快地拦住了他。

“她活该!”闻人姬幽愤愤不平,对这只弟夫平日的表现相当不满,好不容易能逮到教训她的机会,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谁让她……沾花惹Cao来着……”闻人清祀说着也有些心疼,但又怕这么一哄,之前所做的全都功亏一篑,只得暗暗咬着嘴唇,忍住了奔过去的冲动。

听到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嚷着,南宫璃月不由吊着一双狐狸眼,对皇甫长安的际遇表达了婶婶的同情……她这收的都是什么妖孽?不拼了命地争宠也就算了,反过来还合计着耍她?真该趁早休了……

然而,在半柱香之后,南宫璃月陡然觉得耳根清净了不少,四下转了一圈,才发觉那几只小妖孽都跑没了人影儿。

“斩风,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

“就在刚刚……一个一个,脚底抹油似的,溜得可快了……”

“他们去哪儿了?”

“还能去哪里?自然是去找折菊公子呗!”

剔着狭长的眼尾,南宫璃月眯了眯眼睛,抬眸朝皇甫长安伊人独坐的亭子里瞄了两眼,却见那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斩风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见状也是微微一诧。

“奇怪,方才明明就看见他们借故离开,偷偷摸摸地跑去找折菊公子了……从这里走到亭子才多远啊,按理说现在早该到了……”

而南宫璃月和斩风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那几只红杏出墙的小妾此时此刻正被点了x_u_e绑在了幽暗角落里的树干上,别说动弹不得,就连嗡嗡声都发不粗来,在树底下一边喂蚊子,一边装雕像……悲愤之余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连是谁下的毒手,都没看到!

不过……对于这种不需要技术含量的问题,就是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好吗?!

“哼~”

随手抖了抖袖子,太后凉凉万分不屑地从鼻腔里嗤了一声,以表达他对那几只不知好歹的小妾的万分鄙夷之情。

下一秒,夜幕中冷风一扫,瞬间消匿了那抹来去无踪的身影。

下下一秒,百步开外的亭子里,蓦地多出了一个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深居简出人畜勿近的太后凉凉。

是时,皇甫长安昏昏沉沉,虽然实际上并没有喝多少酒,但一颗心醉了,人就跟着醉了,就连眼睛都开始朦朦胧胧,摇曳多姿,像是万花筒似的,看得头昏目眩。

见到太后凉凉坐在对面,皇甫长安只当浑然不觉,自顾自撇开了视线,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作势就要走。

只可惜一只脚还没有迈开,就被太后凉凉伸手拉了回去,一把扯回到了凳子上。

“知道丢脸了?”

皇甫长安囔囔了两句,摆摆手不甩他。

“本公子……不、不知道你在说、说什么……”

“呵,”太后淡淡一哂,并不戳破她的伪装,只随手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写满了字的宣纸,缓缓摊平在桌面上,继而对着皇甫长安循循善诱,“你听不懂哀家说什么没关系,只要你在这上面按一个手印,哀家就让你走。”

皇甫长安知道自己斗不过太后凉凉,本打算硬着头皮一走了之,但还是按捺不住好奇,斜着眼睛拿余光在那张宣纸上瞅了两眼,视线掠过密密麻麻的几行小字,最后停留在最右侧的两个大字上面……在看清楚那两个是什么字后,皇甫长安狗眼一闪,瞬间就给吓清醒了!

“这是……休、休书?!”

太后凉凉宅心仁厚地点点头:“不错……你眼睛没看花。”

皇甫长安瞬间捉急了:“你、你要休了我了?!”

太后凉凉满眼宠溺地摇摇头:“当然不是。”

皇甫长安心惊肉跳:“那……那你让我按手印,是想让我休了谁?!”

太后凉凉笑容可掬:“这还用问吗?”

皇甫长安顿时懵了,立刻小心翼翼地拿起桌上的宣纸,仔仔细细,逐字逐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只见那白底黑字之间,花贱贱,宫狐狸,还有闻人小祀的三个大名,都跃然纸上,非常醒目!

“你让我把他们都休了?!”

太后凉凉善解人意:“此时不休,更待何时?”

皇甫长安继续低头,指着上面的另外两个名字:“那他们……又算是什么?不是还没有进门吗?!”

“哦,这个……”瞟了眼南宫兄弟两人的名字,太后凉凉深谋远虑,“是留着以后用的。”☆、70、哀家宠你不是为了让你被欺负留着……以后用?这样也行?!

皇甫长安表示她和她的小伙伴们都震惊了好吗!

默了一阵,见皇甫长安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太后凉凉不由微扬眉梢,抬手将那纸休书往她面前又推了推,口吻平淡而正直,仿佛只是在讨论一件芝麻大小的事儿。

“签……还是不签?”

虽然太后凉凉目光温和,一副很好商量的样纸,但是!皇甫长安很清楚……太后凉凉越是和颜悦色地征求你的意见,就越是说明……她根本就没打算听你的意见!

尤其是当她拿那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你的时候,那么恭喜你,摆在你面前的道路只有三条……听她的话,听她的话,以及……

听她的话!

否则,你不一定会屎得很惨,但一定会……活得很艰难!

小心翼翼地觑了眼太后凉凉不怀好意的神态,皇甫长安哪怕吞了一万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拍着桌子说一个“不”字好吗?!可要让她就这么屈于 y- ín 威把那几只水x_ing杨花的小妖精给休了……以后还怎么对他们家法伺候,恶狠狠地教训一顿,以正家风?!

思来想去,皇甫长安正拙计着,忽然目光在桌面的酒瓶上一扫而过……皇甫长安顿时狗眼一闪,急中生智,“啪”的一下将桌上七零八落的酒瓶挥到了地上,尔后脖子一歪,整个脑袋重重地砸在了桌面上,从此……不省人事。

见状,太后凉凉不禁冷冷一笑,伸手捏住她的鼻子,作势要将她拎起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5 http://wvw.nongzx.com ICP备案:京ICP0000001号

美妻小说网 每天提供最新的 言情小说 _黄色小说_成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