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言情小说

《七皇弟乖乖让吾爱;七皇“弟”,乖乖上榻》作者:宝马香车(10)

文章上传时间:2020-09-17 点击次数:

感觉到手里一松,妆妃被人托起来架在肩头游向岸边,皇甫长安才立刻又呛了两口水,为了演的逼真,可怜的她咕噜咕噜直灌了好几口,以至于真的呛到了鼻子。

她这么做自然不是因为之前不会水而现在学会了,恐遭人怀疑,此番苦肉计并不是演给旁人看的,而仅仅只是演给二皇兄那个清心寡欲拒人千里的家伙。

跟“太子救了妆妃”这样的陈述比起来,显然是“太子舍命救娘娘,险些把小命都给赔上了”这样的描述来得更加打动人心不是吗?哦呵呵,连教父大人都被她拿下了,她就不信收拾不了丫!

“哈、哈欠!”

仰着脖子,皇甫长安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浑身一个激灵,清晨的天有些凉,再加上被风一吹,不禁冻得瑟瑟发抖。

忽而肩上一暖,被人盖上了一件外套,却不是她自己的那一件。

抬眸,对上了皇甫无桀那张冷峻而略显y-in郁的脸,s-hi长的黑发贴着面颊垂在肩头,沿着深刻的轮廓一层层地淌着水滴,s-hi透的衣服紧紧包裹着身子,将那健美的身姿展露无疑。

勾了勾眉梢,皇甫长安换上笑意盈盈的表情。

“又是大皇兄救的本宫,本宫是不是应该说谢谢?”

皇甫无桀淡淡敛容:“不用。”

“呵……两次都是大皇兄及时赶到,说巧还真是巧呢,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闻言,皇甫无桀神色微暗,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娘娘!娘娘!醒醒啊娘娘!快醒醒!”

Cao坪上,几个宫奴被吓傻了,使劲儿摇着昏厥中的妆妃,生怕妆妃一个不慎,自己也要跟着陪葬。

不远处的假山中,一名女婢见状轻蔑地扯了扯嘴角,又极度不快地瞪了一眼皇甫长安,即刻转身离去。皇甫长安心灵感应似的,转头瞅了一眼,正好瞧见那人的背影,走路的姿势似乎在哪里见到过。然而眼下无暇追究,妆妃命悬一线,皇甫无桀又在身边,她也不好大张旗鼓地去抓一个没有真正下手的宫娥。

皇甫无桀走到妆妃身边,踢了踢跪在一旁的奴才:“哭什么,还不快去传太医?”

支起身走过去,皇甫长安“哈欠”着又打了个喷嚏,朝皇甫无桀翻了个小白眼:“等太医赶过来,妆妃娘娘早就撑不住了……”

说着,走过去跪在妆妃身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不由蹙起眉梢,在一干人的目瞪口呆中正要俯身去给妆妃作人工呼吸,在腰身弯到一半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尼玛她现在是“男人”!要是就这么轻薄了妆妃娘娘,就算现在救活了,过会儿没人害她,她自个儿都要羞愤得投湖去!

咳了一声,皇甫长安一抬手,指了指映儿身边的宫女,命令她。

“你过来,捏着娘娘的鼻子,使劲给她吹气!”

“啊?”宫女吓了一跳,惊魂不定,“给、给娘娘吹气?怎么、怎么吹?”

皇甫长安利眸一扫,冷然吐出几个字:“嘴对嘴!”

宫女被她唬得心慌,一时间也顾不上其他,鬼使神差地就扑在了妆妃的身上,在皇甫长安的指导下使劲儿给妆妃吹气,剩下几人在边上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然不解是何意。

皇甫无桀眸光闪烁,杵在一边看着皇甫长安有条不紊地伸手抵在妆妃的腹腔上,一下一下有规律地压着她的腹腔,逼得她一连吐了好几口水,才听妆妃“咳咳咳……”的幽幽转醒,缓缓地睁开了水蒙蒙的眼睛。

几个宫人见状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看向皇甫长安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增添了几分崇敬,虽然她刚才的做法很奇特,但救了妆妃是事实,否则真的等太医匆忙赶来,妆妃十有**也就香消玉殒了。忽然,映儿“噗通”一声跪在了皇甫长安跟前,微微抖动着肩膀请罪。

“叩、叩见太子殿下,奴婢伺候主子不力,令主子落水涉险,请殿下责罚。”

皇甫长安轻飘飘地瞅了她一眼,还没开口,皇甫无桀的声音就冷冷地从身后传来。

“护主不力,依宫规当如何惩处?”

接着便是小陵子尖细的嗓音:“回殿下,当杖责三十。”

“那就拖下去打三十大板!”

“慢……慢着……”妆妃费力地支身坐了起来,急切地阻止,“是本妃自己不小心,跟映儿……没有关系,大殿下就饶了映儿这一回吧……”

有主子求情,皇甫无桀照理应当体恤,然而他却还是坚持要惩处映儿和伺候在妆妃身边的两位宫人。

“娘娘固然宅心仁厚,然宫规不可废,奴才犯了错就应该处罚,以儆效尤……”

见他说得那么冠冕堂皇,皇甫长安不免看不惯,俗话说打狗看主人,皇甫无桀这完全就是在扫妆妃的面子嘛,一点都不尊敬长辈!

“大皇兄,既然妆妃娘娘都开口求情了,你又何必叫她为难?依本宫看,就这样吧,你们几个自己掌嘴一百下!”

几位宫人闻言,赶紧跪着爬过来磕头:“谢太子责罚!”

说着,便怕两人改口似的,赶紧抬手对着自己的脸颊左一下右一下地扇了起来。

皇甫无桀垂眸看了皇甫长安一眼,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太子如今也宽厚起来了,当真稀罕。”

“嘛!”皇甫长安不以为然地甩了甩s-hi答答的袖子,笑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是人,都会变的嘛……”

“呵……”了一声,皇甫无桀抿着薄薄的双唇,没有再说话。

瞧着那几个宫人掌嘴掌得欢实,仿佛那是别人的脸似的,皇甫长安不禁微微摇头,俯身扶着妆妃站了起来,从宫人手里接过了外褂给她披上:“娘娘,好些了没有?”

“嗯……”妆妃掩嘴轻咳了一声,投来感激的目光,回首看着受罚的几分,又忍不住微蹙眉头,露出几分我见犹怜的悲戚。

皇甫长安拍了拍她的肩头,安慰道:“娘娘别担心,只要有本宫在,就不会让人欺负了你。”

当然,后一句话是特意说给皇甫无桀那个自大狂听的。

妆妃浅浅叹了一口气:“叫太子劳心了。”

皇甫无桀约莫是看不惯她俩在哪儿你侬我侬,一拂袖,淡淡地拱手:“既然娘娘无大碍,那儿臣就先告退了。”

皇甫长安抬了抬眼皮,看向转身走离的大皇兄,尽管那家伙全身上上下下都s-hi透了,却一点儿都不显得狼狈,脊背挺得笔直,仿若有种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度,比起她这个女扮男装的太子来,无论从哪一点上看,都要合称太多。

只可惜,他摊上了一个不明事理而又任x_ing妄为的老爹,世界上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如此。

收回视线的一刹那,皇甫长安终于想起来刚才那个在假山后的青色影子是谁,如果她没有看走眼的话,那个宫女好像是昭华宫的人,但还算不上是皇后的得力女婢……皇后要害妆妃那确实是有动机的,但皇甫无桀救了她们又是怎么回事?只是为了跑来做个样子然后不幸遇上了自己?额……难不成刚才他厉声责罚映儿,只是为了唱双簧,帮映儿摆脱嫌疑?

唔……好复杂……

皇甫长安一向喜欢干脆利落的,捕风捉影神马的果然很伤脑筋。

“母妃……母妃你怎么样了?”

快要走到琳琅苑的时候,皇甫砚真估计刚回宫,听闻了妆妃落水的消息匆匆赶来,在半路遇上了她们,即便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来,从皇甫长安手里揽过妆妃的身子紧张得不行,甚至还十分愤怒地瞪了皇甫长安一眼。

“你对我母妃做了什么?!”

皇甫长安翻了翻眼皮,只当是没听见……妈蛋,不跟死丫一般见识!

“真儿,不得无礼!”妆妃开口训斥了他一声,道,“不关太子的事,是太子救了我。”

皇甫砚真将信将疑,又看了皇甫长安一眼,见母妃身上披着她常穿的褂子,而她的身上却是套着皇甫无桀的衣裳,不由微微收敛了怒容,扶着妆妃匆忙进屋。

目送那母子二人走开,皇甫长安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好心当作驴肝肺,去你丫的!”

气不过,又跺跺脚对着皇甫砚真的背影做了几个揍死丫的动作,结果被转身的皇甫砚真瞧了个正着,不由得立刻收了手,悻悻地回了寝宫。

“哟,落汤j-i……”宫疏影个死狐狸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蹿了出来,坐在一边的屋顶上看她的笑话,“没想到恶贯满盈的太子殿下竟然会舍命救人,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皇甫长安不爽到了极点,呸了他一句:“要你管!”

“怎么……那么急着讨好二皇子,莫非你看上他了?”

“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呵呵……看来是被我说中了。”摸了摸下巴,宫疏影微提眉梢,露出几丝不解的神色,“那样的男人有什么好?冷冰冰的,好似谁都欠了他几千两黄金似的,除了一张脸长得还算入眼,身材也太瘦削了些……跟这种男人上床,抱起来也不嫌硌得慌?”

皇甫长安白了他一眼,哼哼:“又没让你抱?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宫疏影摇摇头,继而缓缓掀开了衣摆,露出一双大白腿在那儿自我陶醉,只叹她不识货。

“哪比得上我,腿长手巧床技好,腰细声软易推倒……”

噗——!

好s_ao!

好一个s_ao狐狸!

好一个自恋到没有下限的s_ao狐狸……

求求你了宫美人,快把节c.ao捡起来行不行?!

皇甫长安捂着胸口,内伤了。

鼻子痒痒的,仰头又打了一个打哈欠,皇甫长安再也忍不住,趁着眼睛闪瞎之前,匆匆跑进了屋子,抓起宫人一早准备好的衣服走走到屏障之后,窸窸窣窣开始换衣服。为了掩饰身形,她穿得繁琐,脱得也繁琐,费了好一会儿才把贴在身上的s-hi衣服给扒了下来。

正要伸手去抓干净的束带,忽然一个不该粗线的声音粗线在了房间里。

“七弟……”

我了个去!竟然是皇甫砚真!尼玛她幻听了吧是她幻听了吧?!卧槽我和我的小束带们都惊呆了!

啪!

衣架骤然打翻,皇甫长安顿时被铺头盖下来的衣服埋了,趁乱连忙套上外衣,把束带塞到了屁股底下……卧槽他怎么说进来就进来了!要不要这么随便这么迅雷不及掩耳!白苏你是吃shi的吗?!

------题外话------

艾玛,努力码字争取存稿争取在早上发文!打滚求虎摸!☆、55、我喜欢吃馒头,软软的那种一闪而逝的背影,光洁如白璧,嫩得似乎能掐出水来……

皇甫砚真端着药碗走进来,一抬眸就撞见了那样的场面,不禁一阵晃眼,等反应过来,瓷器般的面容上微微划过一丝局促的裂痕,虽说同是男子,但凡事一旦跟“皇甫长安”这四个字扯上关系,就会变得十分的暧昧莫名起来。

“你……怎么还没穿好?”

皇甫长安搂着被屏风砸到的腰泪汪汪地瞪了他一眼:“二皇兄怎么进来之前也不先敲个门?”微愣之后,皇甫砚真很快就恢复如常,回身走到桌子边将手里的姜汤放在了桌上,淡淡道。

“门没关。”

皇甫长安眨了眨眼,方才她走得急,又被宫疏影那个家伙雷得里焦外嫩,却是一时疏忽了。

皇甫砚真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屋子里多待,更是不想回头去看那个半裸着身子坐在地上的家伙,放下瓷碗即便转身走离,匆匆留下一句十分不温柔体贴的交待。

“桌上这碗姜汤你趁热喝了,免得染了风寒。”

“喂——”

青葱的身影一晃而过,在话音落地之前就闪没了影子,皇甫长安撇了撇嘴角,连开口叫住他都来不及……小脸儿一垮,只得命人将门关上,继而才从地上爬起来一圈一圈的裹上束带,套上衣物。

桌上的姜汤还散发着热气,一看便知是刚熬好的,不过皇甫长安可没那么自欺欺人——皇甫砚真要是会主动给她送姜汤?男人都会怀孕了!

肯定是妆妃三令五申让他过来给自己道谢兼赔罪的。

哎……二皇兄的菊花好呀么好难采!

开门走到院子里,让皇甫长安十分目害的是,宫疏影那个男人竟然还坐在屋顶上!还在露大白腿!还在摇着一柄绣花的团扇,一边叹息一边顾影自怜……泥垢!

来来往往的宫人见到他,一个个鬼迷了心窍似的站在原地打量他,甚至还有人做双手捧心状,痴恋不已地对着他开口吟s-hi,吟了一首又一首的好s-hi……直到发现了太子殿下走出来,才紧张不已的低下了头,瑟缩着肩头仿佛犯了神马大错似的,唰的就跪倒在了地上。

“叩、叩见殿下。”

皇甫长安没好气的挥了挥手:“都起来吧。”

一群人这才急忙起身,作鸟兽散,只是临走之前,看着皇甫长安的目光多少掺杂了几分怪异,本以为太子殿下将琳琅苑的那些男宠送出宫是因为她转x_ing了,却不想江山易改,本x_ing难移,太子殿下只不过是眼光更高了,看不起那些个男宠娈童而已。

不过……回头又瞅了瞅那个坐在屋顶上艳光逼人的男子,众人只觉得心如刀割,多美艳的男人啊,就这么被太子殿下给辣手摧菊花了……

皇甫长安走到屋檐下,抬头对宫狐狸招了招扇子。

“你要在那里躺多久啊?可以滚下来了吗?你是不是想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给本宫当过男宠啊?!”

宫疏影一摇团扇,风姿绰约。

“能给太子殿下当男宠那可是三世修来的福分,只是不知道殿下何时召我侍寝,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呢……”

白苏一手抓着树干,险些从树上一头栽下来。

这才几年不见,大师兄怎么就变成了这幅德x_ing?当年的狂妄呢?当年的目中无人呢?当年的“你多看爷一眼爷就刺瞎你眼睛”呢?!

皇甫长安盈盈一笑:“你真的这么想被本宫‘压’?”

“朝思暮想,求之不得……”

“那好,今晚你便洗干净身子,乖乖地在本宫的床上趴好。”一拍折扇,皇甫长安转头吩咐奴才,“小昭子,去准备几根黄瓜和萝卜,要粗一点的。”

小昭子下巴一垮,妈呀……又来?!

上次教训了澜衣之后,他整整做了三天的噩梦,每天晚上都梦见自己在切黄瓜,我切切切切切……!

宫疏影不解:“要黄瓜做什么?我不喜欢吃。”

皇甫长安“嘿嘿”一笑:“谁说是用来吃的?别管那么多了,到时候准叫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瞅着那小家伙一脸狡诈,宫疏影也不放在心上,只轻轻晃着团扇,笑着补充了一句。

“我喜欢吃馒头,特别是那种软软的,圆圆的,闻起来有点香,摸起来有点热,含在嘴里可以吃很久的……那种。”

“咚——!”

一声闷响,隐藏在树上的某只终于脚底一滑,一头栽倒在了Cao丛里。

“那还不简单?”皇甫长安却是一脸镇定,虽然心底下早就已经把宫疏影套进了麻袋里不知道踹了几百下,“小昭子,以后白梨小筑的膳食全部都换成软软的,圆圆的,热热的馒头,让他一次x_ing吃个够!”

看到皇甫长安不无轻蔑地瞟了自己一眼后,便就大摇大摆地挥着扇子走开,宫疏影敛了敛他那凤翎似的睫毛,掩下锋芒闪烁的丽眸,唇角挑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刹那芳华。

看来这个小家伙是真的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而不是别有心机的欲擒故纵。

这个天底下,只有两个人会拒绝他,一个是天阙宫的那位,还有一个……便是皇甫长安。

皇甫长安之所以能纵容宫疏影那只死狐狸这么明目张胆地粗线在东宫,是因为天底下知道梅见公子就是宫疏影的,估计就只有她和白苏了,当然……风月谷那只无所不能的谷主,可能也知道。

据传闻,见过梅见公子出绝招的,几乎都死光了。上回在破军府,恐怕是这个以七影剑扬名天下的六城七秀之首唯一的一次失利。

所谓的六城七秀,便是出自六城绝学的七把名剑,其中声名最盛的便是经常悄悄地来,又偷偷地走,杀一杀人,不带走一滴血水,专门搞神秘的——梅见公子!

在江湖上,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三宫六城七十二府。

三宫便是夜郎国的无欢宫,天启国的天阙宫和紫宸国的紫宸宫,六城则指的是散布在九洲大地上的白帝城、秦都、雾城、魔之狱、蛟龙岛,以及南洋的东瀛,六城独立三宫之外,各拥奇兵不可轻犯。

而当初白苏用来勾引她去救宫疏影的“宝贝”,就是百余年前某个大人物散落在这六座城池之中的七把剑——传说,得此七剑者,可得半壁江山!

但是,这毕竟只是一个传说,而且那七把剑的主人除了一个名号,诸如“xx公子”、“xx少爷”、“xx庄主”是声明在外的,其真正的身份却是无人可知无人可晓。所以要凑齐这七把剑,可谓是困难重重,全天下对此动心不已的俯拾皆是,然而转念想了想之后,基本上都回家抱着老婆嘿咻嘿咻滚床单去了。

皇甫长安不同,自从被教父大人打磨成一柄所向披靡的杀人利器之后,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任务就特别的感兴趣,而且经验告诉她,在这些看似不靠谱的传言背后,十有**都会藏着一个巨大的惊喜。所以,在听说了这样的内幕之后,太子殿下表示很j-i冻!无论如何都要试上一试!

虽然……这种听起来像是“七龙珠”的剧情,让人忍不住有种蛋蛋的忧桑。

秘密藏在宝剑里,那天晚上主仆二人对着宫疏影的七把佩剑琢磨了良久,就差张嘴咬上几口,也不曾弄出个所以然来,不得已,皇甫长安只能先把剑还给他,留他在宫里面养伤,好叫他欠自己一个人情。

从白苏哪里得到的消息,宫疏影之所以要刺杀破云鸣钰,倒不是因为跟他有仇,而是因为欠了某人的一个人情,他这是帮人家讨债来的。不过,对于杀了一次还没有杀死的人,宫疏影坦言不会再动手第二次……破云鸣钰那家伙,看似很好欺负,实际上y-in损着呢……不是他凭一己之力就能对付得了。

此外,在某只狐狸的授意下,白苏的胳膊肘子往外拐了一下,哄着皇甫长安拜宫疏影为师,毕竟人家是天下第一的剑葩,有他指导必然事半功倍一日千里,而且二皇子那边一直没个准信儿,貌似很不乐意的样纸……对此,皇甫长安的反应是——

“哼,天下第一剑葩?依本宫看,他是天下第一奇葩还差不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汪!

得知大皇兄回了宫,皇甫长安摇着扇子准备晃去皇后的昭华宫转一转,去探探他们的口风,看这娘俩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不曾想,半路经过丽妃的烟霞殿,因着贪懒走了小道,竟让她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嗷嗷,好害羞!

墙壁的那一边,忽然响起一声轻喘而又急促的娇呼:“你可别乱来!这里是皇宫……”

“皇宫又怎么样?反正陛下他也不会来。”泥垢是个木有切过小**的正常男人啊!

“嗯~别啊~”

随即很快又是女人一声娇艳欲滴的轻斥,夹杂着男人微微粗重的喘息。

啧……瞧瞧瞧,都给她撞上了什么?这大白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5 http://wvw.nongzx.com ICP备案:京ICP0000001号

美妻小说网 每天提供最新的 言情小说 _黄色小说_成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