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言情小说

《七皇弟乖乖让吾爱》第七章

文章上传时间:2020-08-13 点击次数:

“本宫现在就活着走出去了怎么着?干嘛啊!有种你起来杀了本宫啊?!”

本以为李青驰中了毒身子虚弱起不了身,没想到她低估了他的愤怒和杀她的决心!还没等皇甫长安走出几步,后背就汹涌而来一阵y-in风,裹挟着强烈的杀意,“嘶”的一声刀刃划过墙壁,削铁如泥的利器以骇然的气势闪电般劈了过来!

皇甫长安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迅速躲开,却还是被割破了袖子伤了手臂,面前不到十步的地方,那柄缀满了珠宝的弯刀深深地没入墙壁之中,足以见得李青驰下手有多狠辣!

我艹你大爷!皇甫长安当场就火了!

开门啊李青驰!你他妈有本事脱衣服没本事承认啊!

捂着手臂上的伤口,皇甫长安怒极反笑,回过头“呵呵”了两声:“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难得当一回好人竟然是这样的下场,李青驰你他妈是睁眼瞎吗?!本宫敢作敢当,倘若真要把你弄上床,本宫有一百种方法,何必要跑到这冷飕飕的冰窖里来受罪?是你自己乱碰东西被毒虫咬伤,浑身发热脱光了衣服,别想赖到本宫身上……”

听她这么一说,李青驰才蓦地觉得冷,身上的热毒退得很快,又没穿多少衣服,寒气从四面八方窜入体内,冻得他生生打了个寒颤。

转眼见到不远处安置着的冰块,在烛光的照s_h_è 下正在散发着幽幽的白气,李青驰顿时冷静了下来,脸色又暗了几分。

“你……说的,都是真的?”

皇甫长安撇了撇嘴角,不免觉得委屈。

“你的脑袋被熊挠了吗?智商这么拙计!本宫有必要骗你吗?就凭你现在的能耐,本宫就算上了你,你又能奈我何?”

李青驰拧着眉,看着皇甫长安的目光依然十分戒备:“什么……智商,什么拙计?”

“就是说你蠢呗!不会自己动脑子想一想啊?!好像全天下的人都要占你便宜似的,真以为自己是人贱人爱花贱花开的香饽饽啊?切!少自恋了!”

翻了个华丽丽的大白眼,也不管李青驰是个什么反应,皇甫长安径自就从暗门走了出去。

李青驰颓在原地愣了良久,不太能接受刚刚那个架势……皇甫长安是在帮自己而不是在染指自己……的现实……难道衣服真的是他自己脱的?!不对!就算是他自己脱了衣服,她也没理由坐在他身上啊!而且……而且还在他的胸口乱摸!

哼!一定是她在给他穿衣服的时候趁机揩油!

对,一定是这样!亏她还说得那样清高!真不要脸!

当李青驰摇摇晃晃地抱着被子从冰窖滚回到密室的时候,脸色依旧是一派铁青,看着皇甫长安的目光仍旧充满着敌意,尤其是当他在冰窖里冻得半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里头……那个时候,他对皇甫长安的怨恨简直达到了顶点!

然而,在他费尽力气拖着快要僵掉的身子连走带爬地返回密室,却看到那个混蛋正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优哉游哉地嗑着瓜子的那一瞬,李青驰才陡然意识到,自己对她……恨得还不够深!

“呵,还挺能耐的嘛,居然活着出来了,本宫还以为你死在里头了呢,看来是小瞧你了……”抬眸对上李青驰冷得令人打颤的视线,皇甫长安却是提眉浅笑,极大地满足了报复的快感。

李青驰只觉得一口怨气憋在胸口,侧开视线没再搭理她。

快要气爆了!

要不是现在没有力气,他一定冲过去掐死她!大不了同归于尽!

瞅着李青驰幽怨的模样欣赏了好一阵,皇甫长安才心满意足地拍拍手站起来,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了他面前:“来,喝杯热水暖和一下。”

“哼!”李青驰非常傲娇地侧过了头。

皇甫长安一把抓起他冻得僵硬的手,将杯子塞了进去,口吻难得的温和:“别闹了蠢货,何必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你划伤了本宫的手臂,本宫只罚你在冰窖里呆上半个时辰,已经很仁慈了好吗?”

李青驰却是不买账,一把挥开了她的手,连带着打翻了茶杯。

“滚!”

“啧……”

皇甫长安为难的皱了皱眉头,死丫怎么这么倔?明明都不是她的错!刚才她是真的生气了才没把他带出来!再说了,那个时候他的杀气那么重,她哪敢碰他啊!

不过,这家伙大概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恨她也是应该……哎,真是作孽啊作孽!

蹲下身,摇了摇李青驰的手臂,皇甫长安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

“喂,别生气了……”

“……”发散冷气中。

“好嘛!本宫承认,刚才做得是过分了一些,大不了以后都不捉弄你就是了……”

“……”继续发散冷气。

“给点面子啊兄弟!吱一声也行啊!本宫还从没对谁这么低声下气过!”

“……”老子懒得鸟你。

“再不然……呐,你不是喜欢那个什么破云雪嬛嘛,要不本宫就去跟父皇求求情,让父皇给你们赐婚?!”

“……”不鸟你就是不鸟你,说什么都不鸟你!

“哇——不是吧!连女人都不要了!到底是有多生气……?!”坦白来说,皇甫长安从来都没有哄过人,尼玛这是“初哄”啊!连初哄都给你了还要怎么样啊,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啊!让她以后在道上还怎么混啊!

伤脑筋地站起身,皇甫长安无力地瞅了眼那个缩在角落里微微发抖的少年,单薄的身子因为寒冷而蜷缩在一起,却是倔强地紧抿着双唇,捍卫着那颗骄傲而敏感的自尊心,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跟第一次在大街上见到他时那种鲜衣怒马的形象,完全是天壤之别啊有没有!

能把一个如此狂傲自负的男人折腾成眼前这个样子,皇甫长安都忍不住有些佩服自己的荼毒能力了……果然她比较适合当杀手,要是去当老师什么的,估计学校都要倒闭了!

扭头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正当皇甫长安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的时候,瞧见了方才拿出来还没有来得及放回去的那个盒子。

哟西,有了!

皇甫长安挑了挑眉梢,走过去拿过那个盒子,继而将一个半人高的铜鼎挪到了空旷的地方,随即抓起一个镂空的铁球,走到李青驰面前甩手抛了抛。

“喂,本宫表演个戏法给你看怎么样?”

李青驰……当然是不理她的!

皇甫长安却是当他答应了,自顾自闹得欢腾:“喏,这个是铁球,很硬的,不信你捏捏……好吧,本宫给你捏捏。唔,捏不动,不会变形!你看,本宫就是踩了几脚,也没有凹进去!对吧,是很硬吧!呵呵……现在,本宫把这一颗小丸子放进里面,然后拿火折子点着……当然不是现在就点着,那样太危险了……”

说着,皇甫长安走到了铜鼎边,将铁球放了进去。

一开始,李青驰继续横着头没有理她,默了一阵没听皇甫长安再吭声,便实在忍不住,转过头瞟了一眼。

视线才将将投过去,便只见皇甫长安笑盈盈的望着自己……李青驰心中一恼,即刻就回过了头……再也不要理她了!皇甫长安这个大骗子!

皇甫长安y-in谋得逞,j-ian笑了两声,这才着手开始干正事。

“好了,见证奇迹的时刻开始了……青驰,快看,不看会后悔的哟!”

第一次听到皇甫长安叫自己的名字,李青驰心头微动,怎么都觉得别扭,却是下意识抬眸看了过去。

就在他回头的瞬间,只见铜鼎里“轰”的一声巨响,爆出强烈的白光,闪得人的眼睛无法承受,有种难以言述的,震撼人心的灼热感!

李青驰没有什么准备,登时就被吓了一跳,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异!

就是那短暂的一瞥,不用皇甫长安多说,李青驰也能感受到方才在铜鼎里爆炸的那个东西,有着令人震撼的破坏力!

皇甫长安拿着钳子,凑到铜鼎里来回拨了一下,继而夹出被炸成了几块碎片的镂空铁球,伸到李青驰面前转了转,脸上慢慢都是兴奋,还有几分炫耀,甚至约莫可见一丝丝的讨好:“你看你看!铁球被炸毁了!这玩意儿很厉害有没有?!”

李青驰愣怔了片刻,惊异于方才爆破那一瞬的巨大力量,终于不再闹别扭,疑惑地开了口。

“那是什么东西?”

皇甫长安得意洋洋地勾起嘴角。

“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火药!”

从没听过这个名称,李青驰不由得跟着囔囔了一遍。

“火药?”

“对!”皇甫长安将装着火药的盒子塞到李青驰的手里,目光璨如流星,“本宫这次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个!”☆、52、美!瞎!了!古代的炼丹术,虽然其炼制长生不老药的目的十分可笑荒诞,然而在其炼制的方法上面,经过一步步的探寻试验,对科学技术的发展却是多少有所裨益,尤其是化学医药方面,算得上是比较先进的存在。

老道长从十几岁就开始跟随师傅学炼丹,博学广志,经验丰富,而皇甫长安出于职业要求,对枪械弹药一类都进行过系统的培训,故而在皇甫长安的提示和引导之下,要摸索出火药的制作方法,并非是天方夜谭,只不过现在工艺还不够成熟,尚且需要进一步的完善。

但,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能取得这样大的成果,着实是件令人振奋的事情!皇甫长安在拿到火药的那一刻,仿佛间似乎看到了自己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一统山河,千秋万代!

嗷嗷嗷!太热血了!人森又有意义了!

神马天启?神马紫宸?敢欺负我大夜郎,老子就把你们炸得山河变色,日月无光,哭着喊着叫爹娘!

“火药的威力刚才你也看到了,这还只是一点点,倘若多放一些,便是把这间屋子炸了也是有可能的,你觉得呢?”

扬着眉梢笑盈盈地看着尚处于震撼之中的李青驰,皇甫长安暗自哼哼了一声,就不信这家伙不动心!

李青驰十余岁参军,久经沙场,打仗用的都是冷兵器,弓、弩、枪、箭、斧……不同的武器有着不同的功能,然而再是锋利的刀剑,其杀伤力也是有限的,克敌制胜的诀窍在绝大程度上都取决于战术和阵法的运用。

可是,刚刚见识了那所谓“火药”的摧毁力,如果能用在战场上,李青驰几乎毫不怀疑,那绝对是一种可以左右战局的颠覆x_ing的武器!

然而,在震惊之余,李青驰很快就考虑到了一个令人沮丧并且可怖的劣势。

“这东西固然威猛,可一旦落入敌手,便不再是我军独有的制胜法宝,届时两军相交,只怕伤亡会更惨重!”

皇甫长安点了点头,朝他投去赞许的一瞥。

果然是在军队里混过的家伙,有着非同寻常的远见卓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镇静冷定,没有被新型武器的威慑力冲昏头脑,反而考虑到了火药的优劣x_ing。

被某人波光粼粼的眸子一扫,李青驰觉得别扭非常,倘若是父亲拿这样的眼神看他也就罢了,被皇甫长安赏识……只会让他觉得自己很掉价好吗!

“你说得不错,这个问题本宫也考虑过,但不能因为这东西存在着缺陷就不去用它。夜郎不如天启紫宸那般地广人稠,物力人力皆有限度,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在武器上下苦工。火药虽然具有极大的威力,然而能不能用得好才是其中的关键!一方面,要保守好火药的制造方法不泄露,另一方面,以火药为原料,制造出真正具有杀伤力的火器,乃是重中之重!”

“火器?那又是什么?”

蓦地听到皇甫长安口中又蹦出来一个新的称呼,顾名思义,李青驰大约猜到了那是利用火药制成的武器,但还是难以想象其具体是个什么玩意儿。

“火器可以有很多种,威力大小不一,咱们可以先从杀伤力比较小的火箭啊火铳造起,再慢慢发展为杀伤范围更广的火炮地雷之类,这么一来,哪怕火药的制作方法被人学了去,火器的制造被人模仿了去……但只要我们率先掌握了更厉害的武器,还怕斗不过那群模仿者吗?”

皇甫长安的口吻自负而张狂,仿佛胸有成竹,胜券在握。

垂眸看着这个还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少年,李青驰第一次拿正眼瞧她,精致的面容略显稚嫩,完美组合的五官像是绘师工笔精心描画上去的,一双亮闪闪的眸子充满了力量,又狂又傲,唯我而独尊,刹那之间似能照亮整个乾坤!这样的人,这样的气魄……怎么可能会是废物呢?

“你——究竟是谁?”

冷不丁,李青驰目光一凛,仿佛要看穿她的魂魄。

皇甫长安粲然一笑,得意洋洋,仿佛早猜到他会这么问,目光毫无畏缩,直视着他的眼睛。

“本宫是你的主子,一辈子都是!”

李青驰目露狐疑,自是不肯相信。

方才她说的那些,什么火药,什么火器,什么火铳火炮……完全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甚至不像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

而皇甫长安早在几年前便已臭名远扬,孰人不知夜郎王朝那个肥若圆球丑如夜叉的废物太子乃是全天下最大的笑柄?一次落水,一场失忆,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不仅脱胎换骨俊美翩翩,甚至连见识谋略都胜人一筹,令人无以望其项背。

这太可疑了好吗?!至少他觉得不能接受!

“你这火药是从哪里来的?还有那些所谓的火器,你都见过?”

李青驰这话问得很精妙,先是质疑皇甫长安的来历,让她引起戒心和紧张,继而随口一句非常自然的“你都见过?”很容易就让人在下意识间落了套,承认了下来。

可惜,皇甫长安的思维跟常人不太一样,尤其是在对话的时候,她比较喜欢掌握主导权,听别人说话一般都拣自己喜欢的听,一旦话题偏离了既定的方向,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把话头牵回来。

所以,李青驰刻意的试探,对她而言几乎是免疫的,皇甫长安的思维暂时还停留在“你是谁?本宫是你主子!”——这个话题上。

“你知道本宫为什么能够当你一辈子的主子吗?不是因为本宫的出身比你高贵,而是因为……”捏着扇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皇甫长安不无自恋,“本宫的这里,比你聪明!”

李青驰捏了捏拳头,有种一拳把她砸在墙上的冲动。

皇甫长安继续自恋。

“你们不敢想的,本宫敢想;你们想不到的,本宫想得到;你们觉得荒谬不可行的,本宫挖空心思也要试验一番。所以,本宫才能永远踩着你们的脑袋,看到你们所无法看到的风景……”

再加一句,调戏你们连毛都不敢动一下的美人~

“切!”李青驰哧了一声,不置可否。

看着李青驰一脸吃瘪的模样,皇甫长安心情大好,抬脚迈在了凳子上,拍了拍大腿。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很崇拜本宫?要抱大腿吗?来,给你抱一下。”

见不得皇甫长安嚣张的样子,李青驰侧过身,不再搭理她。

低头看了眼手中握着的火药盒,在见到刚才铜鼎里的那一幕之后,李青驰却是不得不承认,他很心动,乃至于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只有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才能体会,那种血肉相搏的厮杀有多么的惨烈和艰难,每时每刻都有滚烫的血液喷涌而出,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拼杀中死去……哪怕是再英明睿智的将领,也不能保证他的下一场征战,一定就能打赢。

所以,如果皇甫长安所说的那些都可以实现——别说是捍卫国土,即便是争霸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你还没说,你找我来是要做什么?”

“对哦!光顾着跟你炫耀,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皇甫长安嬉皮笑脸地呵呵了两声,满是不正经,然而李青驰却是不敢再看轻她。

“火药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本宫找你来呢,就是为了火器的事情。刚才说得开心,可真要实施起来却没那么容易,火器并不是谁想造就能造出来的!本宫现在亟需心灵手巧的能工巧匠,来帮本宫完成这个宏伟的计划!”

李青驰挑眉:“你让我去找?”

“不,不用劳您大驾去搜罗人才。”皇甫长安摇了摇扇子,笑着觑了他一眼,“人选本宫已经有了,只不过那个人现在被关在了紫宸的大牢里,李家军与紫宸交战多年,想必在紫宸皇宫中设了不少暗桩,本宫命你在一个月内,利用那边的暗势力……将他救出来。”

李青驰凝眸:“他是谁?”

“雷震天。”

“雷震天?!他还活着?”

“虽然传言都说他死了,不过本宫花了一千两的银子从江湖中买到的消息,说他被秘密关押在了紫宸王宫的地牢里。不管是真是假,本宫都要试一试!”

李青驰略有迟疑:“问谁买的消息?”

皇甫长安撇了撇嘴角,很是不爽,有种被人宰了的赶脚!一个消息一千两,真他妈贵!

“除了风月谷的那个守财奴,还有谁敢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

李青驰却是对此十分信服,口吻之中甚而还透露着几许敬佩之意:“既然是谷主给的消息,那便不会有假。”

“哼!若是假的,本宫就去砸了他的招牌烧了他的老窝!”

雷震天,天机府的前任掌门。天机府以锻造武器营生,誉满天下,而雷震天更是器械狂人,不论是精巧的暗器还是大型的武装,都非常拿手,曾在一场门派拼杀中以一个死士c.ao控的机甲斩杀百余人,从而声名大噪,名动江湖!

要是能把这样的人才收入帐下,火器的研发指日可待。

皇甫长安微微勾起嘴角,她既是夜郎太子,自会守好这座河山,总有一天她会让那些侵吞了夜郎疆土的虎狼,连本带利地把吃下去的都吐出来!

不过,在这之前,清理门户是当务之急。

把妆妃接到琳琅苑之后,皇甫长安仔细询问了她发病时的症状,又给她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得到的结果是——妆妃没有病!

比起最开始三天两头的发病,现在两三个月才疯上一次,频率降低了很多,皇甫长安由是更怀疑是人为c.ao控的,只不过还不能确定是谁搞的鬼,又是怎么下的手。

为了尽快逼对方现身,皇甫长安只能将妆妃当做诱饵,做一个试验。

当然,她不能这么跟皇甫砚真说,否则那家伙一剑就把她送到极乐世界去了,所以她只能违背良心,忧心切切地对妆妃娘娘说。

“你有病。”

然后信誓旦旦地拉着她的手,把一个小瓶子塞进她的手里,满脸诚恳。

“相信本宫!本宫能变这么瘦这么漂亮,全靠这千金难求的神仙丹!只要娘娘您按本宫说的方法,以雪莲冰露作引,每日按时服用一颗,三个月后,定能药到病除!”

妆妃将信将疑:“真的有这么神奇?”

皇甫长安一拍桌子站起身,拍着36d的大胸肌保证:“如若不然,本宫便自废太子之位,出宫为庶民!”

妆妃讪讪一笑:“不用说得这么严重……”

皇甫长安瞅着皇甫砚真淡漠无温的俊脸,笑得特别狗腿:“要的要的……”

皇甫砚真虽然一点都不想相信她,然而事关母妃体态安康,便是只有一丝的希望也要去试上一试,而且皇甫长安蜕变成今日这番模样,也着实叫人稀奇,难解个中因由。

把皇甫长安叫出屋子,皇甫砚真凝眸注视她。

“你最好不要耍花招。”

“不敢……本宫还想多活两年。”

“三个月后,若母妃再犯病,我必不轻饶你!”

“放心吧,三个月后,二哥一定会痛哭流涕地感激本宫……”

“……”默了默,皇甫砚真才终于回归正题,“雪莲冰露是什么东西?”“嘛!听名字就知道啦,就是那雪山上的莲花花瓣上的冰晶呀!每次取来最多只能保存半旬,二皇兄若是想妆妃娘娘的病快些好,可是要抓紧时间了呢!”

皇甫长安说得煞有介事,天真无邪的眸子里找不到一丝说谎的痕迹。

皇甫砚真看了她良久,终是没再怀疑。

第二天,收到皇甫砚真出宫的消息时,皇甫长安正趴在琉璃瓦上偷窥。

不远处的亭子里,妆妃低眉敛目,素手弹琴,神色之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而皇甫胤桦则是懒懒地倚身靠在栏杆上,温和地看着他曾经鸳鸯缠绵的宠妃,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看着那两人举案齐眉琴瑟和谐的样子,皇甫长安不禁摇了摇头。

二皇兄真是嫩啊,太嫩了……图样图森破啊……

能让妆妃娘娘开心的最好良药,除了父皇,还能有什么?能在这争宠夺势的后宫之中,把那只隐藏在暗中的毒蝎逼出来的,除了后宫女人费尽心机争夺的那唯一一个男人之外,还能有什么?

看着吧,一旦妆妃重新获宠,必然会有人坐立不安,辗转难眠!

那长着雪莲的雪山离皇城有一段距离,皇甫砚真一去一回,就是快马加鞭也要五六日,皇甫长安每每找妆妃闲聊,都看不见皇甫砚真的影子,等恶作剧的兴致一过,突然就有些后悔把他骗去了那种地方,啧……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而自从上次在烟波楼被皇甫凤麟识破了女儿身后,四皇兄也有意躲着她,皇甫长安不免觉得没人吵架的日子好无聊啊好无聊……

大皇兄更不用说了,见她恢复了容貌和身材,约莫是感到了更大的鸭梨,赶着出宫办事笼络人心培植势力去了,皇甫长安就是想调戏都找不到人影。

人森……真是寂寞如雪啊!

皇甫长安是闲不住的x_ing子,一空下来就觉得全身都不对劲,本打算等妆妃的“病”好了,再向二皇兄请功,让他教自己武功——有美人教学起来比较快!

不过那样的话还要等几个月,太浪费时间了!皇甫长安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向白苏讨教打个基础,结果被白苏一句“师命难违,剑法不得外传”给打了回来,气得她牙痒痒……妈蛋!欺负她不会武功啊!

“不过,属下听闻,破军府的藏书阁里珍藏着江湖人趋之若鹜的武功秘籍,若是殿下开口,老将军想必不会拒绝。”

“武功秘籍?很厉害?”

“传闻破云世祖是个武痴,在世的时候收集了诸多剑谱刀谱,且自创了多种武术,如今破云军的破天枪法便是其中之一,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无往而不利,从未有过败绩。”

“唔,听起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皇甫长安点点头,一拍扇子,“那就去破军府瞅瞅!”

早在刚穿越过来的时候,皇甫长安就听闻了破军府的大名,在宫人口耳相传之中,那是一个非常威严而不容侵犯的存在,如今乘着马车到了破军府,抬头望着那巍峨峥嵘的高阁,皇甫长安由衷的感受到了一股来自于灵魂的激荡……庄严,雄奇,气势逼人!

在夜郎王朝,破军府的地位几乎是不言自明的。

破军府祖孙三代皆为名将,英才济济,军功赫赫,旭日老将军更是深谋远虑,百战不殆,在天启国进犯北境时,曾领三千精兵挂帅戍边,横扫天门关外,威震北国。

当年天启国气势汹汹,连续吞并了月支、乌孙等小国之后,一鼓作气威压夜郎,企图攻占夜郎国境。在夜郎王朝危在旦夕之际,就是破云旭日以攻为守,领兵直攻天启皇都,逼得天启王朝的领兵元帅庆梁王温孤烈金撤兵救主,尔后又因久攻不下天门关,这才不得不退居鸿谷关,从此两国便以恒河为界,南北分疆,暂止兵戈。

破云旭日因功封赏,赐镜水河畔破军府,在府邸的大门处建了一座八宝重檐玄武楼,楼上供奉着老将军当年凯旋而归时候的御批金书铁券——铁券记破军府救驾九功,可免破云子孙九死之罪!

除此之外,先帝又命人在府前设立石碑玉坊,着令满朝文武百官至此必须下马通过,从此破军府在夜郎王朝名重誉满。

总之,这是一个牛逼哄哄的军政氏族,并且都是由牛逼哄哄的军功累积而成的!

怀着敬慕而景仰的心情,皇甫长安摇着一把玉骨金边的折扇,在守卫略显惊奇的目光下,踏进了破军府的大门。

不巧的是,破云老将军出门钓鱼去了……次奥!

而当家家主破云炎业正驻守边关,也是不可能赶回来招待她滴,根据破军府的家规,藏书阁的密室只有这两个人能进……所以,皇甫长安只能在院子里溜达两圈,等破云老将军肥来。

等得无聊,皇甫长安忽然想起来李青驰那小混蛋心心念念的女神,正是破军府的三小姐破云雪嬛,据说还是风月美人榜上排名第七的大镁铝……啧,不知道长得到底有多美?

在府里,女眷是不适合见客人的,皇甫长安只能挥退侍从,偷偷的跑去见她。

然而……破军府大得有点过分了好吗!

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家丁又十分的兴旺,皇甫长安转来转去,还没找到破云雪嬛的小筑就把自己给转晕了,周围又空空落落的没有仆人,皇甫长安找不见人问路,只好爬上了墙头,打算站到高出瞄几眼。

结果,这一爬,就把她的狗眼给……美!瞎!了!

只见墙内一汪清泉,流水潺潺,四下的Cao地上种满了艳红色的曼珠沙华,如火如荼,热烈得几乎要灼伤人的眼睛……然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池水那端的青石板小道上,坐着轮椅缓缓靠近的那个少年……白衣胜雪,清雅如玉。

皇甫长安只觉得心头咯噔了一下,刹那之间,仿佛连魂魄都要被吸引走了。

那少年方十五年华的模样,一袭白衣翩然若雪,眉如浅月,目若三月春江映花,眉心赫然闪烁着一枚粉红缀金的凤翎,光华灼灼,尤似仙长。

定定地望着他,皇甫长安没来由地想到了一句古诗——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

少年坐在精心打制的轮椅上,在仆人的推动下行至泉边,待众人放妥了洗浴用的衣物,少年才温然开口,颊边带着浅浅的微笑,如同一块上好的蓝田暖玉。

“你们先下去吧。”

声音温软柔雅,如春风拂面,令人心醉。

卧槽!竟然撞见了美男沐浴啊……这走的是什么狗shi运?!好j-i冻!

皇甫长安捏了捏扇子,没来由地有些做贼心虚,不禁回头左右看了一圈,再回眸,那少年已然褪尽了衣袍泡在了池子里——

我去!脱衣服哪有脱得那么快的?!秒瞎!

皇甫长安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不由感叹自己的视力真他妈好啊……就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少年那白瓷般的无暇玉肌照样一寸不落地闯入了眼帘,这么好的视力,天生就是用来偷窥美男的啊!

……缓缓仰起头,皇甫长安擦了擦鼻尖上的温热,余光微烁,却依旧紧紧地盯着那个天仙般的身影,不舍得挪开半秒钟。

限制版的来了!嘤嘤!

只见少年靠在池边闭目养神,一头长长的青丝s-hi答答地挂在胸前,薄薄的纱衣紧紧地贴在肩上,玉颈下锁骨分明,如瓷白月牙般俦丽无双,两只手臂懒散地搭在石壁上,凝脂似的肌肤上水珠亮晶晶地闪着彩光,偶尔有一两颗滑落滴下刻出一道细碎的银痕,仿佛雨点打在青碧色的嫩荷叶上,x_ing感得无可救药……皇甫长安咽了咽口水,暗赞,好一具完美的骨骼,解剖起来一定手感绝佳!想她学医七年,经手的尸体无数,怎么就没遇到一具极品的?

意 y- ín 得正在兴头上,忽闻“叮”的一声,有股疾风破空而来,煞气迫人!

皇甫长安一怔,还没来得及回头,便见那少年淡淡地睁开眼,朝她所处的位置瞥了一眼,明明是淡雅温润的目光,却蓦地让人产生一种芒刺在背的错觉。

“铮——!”

一道白光闪过,激起一阵杀气,皇甫长安甚至有种被慑住的感觉,霎时间竟然被那股骇然的煞气威压得全身僵硬,动不了身。

只见得一道绯色的身影一晃而过,从她身侧不到十米的地方跃入墙内,身形快若雷电,剑影纷纷,殷红色的长剑如一道炫目红光,直指那少年的眉心!

电石火光间,碧水中的少年劈手拂向水面,掀起一阵将近两米的白色水幕,看得皇甫长安一阵惊叹,咋舌不已!

好厉害的身手!绝对要点个赞!

再一凝神,等水幕落下,那少年便已套上了白色的长袍坐回到轮椅中,左右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速度不可谓不迅速!再点个赞!

那一道翩然若蝶潋似火的身影亦是高手中的高手,纵然皇甫长安不懂武功,却也能看出,方才那一剑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比白苏要快狠三分,令人见之心惊!

噌的一下,长剑刺上了水池的石壁,剑身受到了巨大的力量,微微弯起一道弧度,绯色的身影由是一顿,旋即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再度蓄力袭向少年。

转身的刹那,皇甫长安瞧见了他的脸,却只见得一张银色的面具,亮闪闪地反射 着阳光,刺得人眼前一片恍惚。

合了合眼睑,皇甫长安才重新适应了光线,空气中“锵”的传来一声铁器相撞的声音,仿佛能割裂空气。

就在绯衣杀手扑向少年的瞬间,轮椅中疾速飞出两条细长的钢索,猛然缠上剑刃,旋即狠狠地拽往一边横甩而去,绯衣杀手即刻抽回长剑飞身而退,剑身划过钢索瞬间擦出四溅的火星,罡风阵阵,斩断了周围一整片妖娆的曼珠沙华。

正当皇甫长安微微松了小半口气的时候,却见那人只退到了一半,便又在半空中化退为进,转为更强劲地攻劈扬剑刺下,剑风所过之处Cao木齐齐断裂,石飞沙走,甚至连空气都为之滞留!

少年不得不避其锋芒,抓着轮椅的扶手急急闪退,罡风自眼前破光划过,半空中一缕青丝飘扬而下,随着轰然一声巨响被埋在旁边倒塌的石亭之下!

绯衣杀手一击未中,迅然再起一剑,连环攻势急急催命,宛如神龙翻江魔蛟倒海,方圆十米的Cao木簌簌抖动,震落满地残枝。

皇甫长安趴在墙头,从未见过如此凌厉的剑法,逼面而来的杀气并没有让她惊慌,反而在心头激荡起了一阵阵与魔共舞的冲动,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去跟他大战三百回合!

艾玛这场拼杀太刺激了,刺激得她的血液都要爆沸起来了!

罡风过境的瞬间,少年眼神一凛,掐准时机转动手下机关,数十道坚韧的钢索自轮椅两面齐齐s_h_è 出,笔直刺向当头扑来的绯衣杀手。

钢索的前端连着尖锐刺刀,烁着冷冽的寒气,不中则已,否则一击毙命!

然而绯衣杀手却并无丝毫躲闪之意,阳光炫目间,六把短剑自其背后倏然闪出,在炫目的日光下如同腾展开来的巨型羽翅,剑风轻轻一扫便瞬间将钢索打回本垒,飚风更进一层,冲得五米外的岩石悉数爆裂,轰!轰!轰!山河为之震颤!

轮椅猛地一震,飞旋着落地在地,少年面上并无惊惧,嘴角微扬,一字一顿地轻叹,仿若吟诵。

“艳若啼血惹人泪,泪落花间花也醉……梅见公子的七影剑果然名不虚传。”

“呵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5 http://wvw.nongzx.com ICP备案:京ICP0000001号

美妻小说网 每天提供最新的 言情小说 _黄色小说_成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