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言情小说

《七皇弟乖乖让吾爱;七皇“弟”,乖乖上榻》作者:宝马香车(6)

文章上传时间:2020-08-07 点击次数:

白苏执剑半跪在地,神色萧肃。

“属下无能,那个人太狡猾了,跑进了一间有三个出口的暗室里,让他给跑了。”

“暗室?”皇甫长安拧起眉梢,果然是宫里的人。

“殿下在拷问澜依的时候,有得到什么消息吗?”

“澜依临死前,说了一个字——‘贵’。”

“贵?难道是皇贵妃?!”

“谁知道呢?”皇甫长安捏着折扇的扇柄,缓缓摊了开来,“或许是栽赃嫁祸也说不定……澜依说的是真是假,就看要他对他的主子有多忠诚了。”

白苏垂头,好不容易把澜依抓了个现形,竟然就这样被人杀掉了,这是在挑衅她的能力吗?!

“那这样……线索不就断了?”

“不妨事,只要本宫还活着,早晚都会有新的线索。”摇了摇扇子,皇甫长安颇是语重心长地按了下白苏的肩膀,“所以啊,你一定要保护好本宫,要是觉得自己能力有限——”

“属下这就去把李青驰带回来!”

整整一宿,都不见澜依回来,琳琅苑的气氛渐渐地就由一开始的兴奋眼红和八卦,变成了忐忑不安的猜疑,因为从宫人的小道消息那儿听到,太子殿下已经回了寝宫,而身边……并没有见到澜依!

自从太子落水后,就变得很奇怪,不仅从来没有召见过他们,甚至连先前最受恩宠的澜依都弃如敝屣,这让琳琅苑的男宠们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莫不是太子失忆了之后就变正常了?不喜欢男人开始喜欢女人了?

那他们怎么办啊?!他们又不可能变成女人……就算是阉、阉了,那也只能是太监啊!

跟宫女不同,他们这些被带进皇宫当成宠物一样圈养在金笼子里的男宠,除非受到太子特别的青睐,才有可能争取到一点点的自由和权力。否则,最好的结果就是被转送给其他的王宫贵族,不然,就只能老死宫中,运气差一点的,稍微惹太子不开心的,大抵逃不过被赐死的命运。

在这里,人的高低贵贱区分得相当严格,根本不容许一点点的反抗。

第二天,有人特意花了重金向琳琅苑外的太监打听,得到的消息却令整个琳琅苑的男宠都如丧考妣,蒙上了厚厚的一层乌云——

澜依已死!

而且,还是被扣上了刺杀太子的罪名!

刹那间,琳琅苑的男宠们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怎么会这样?!澜依死掉了?!怎么可能!连他都被赐死了,那么下一个会不会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就在众男宠人心惶惶茶饭不思,以为世界末日快要来临之际,琳琅苑的大门处忽然响起了一声高亮的通传——

“太子——驾到!”

顿时,整个琳琅苑乱成了一锅粥。

“快快快!太子来了太子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还是换成这件蓝色的?!”

“换你个头啊换!太子从来不进我们琳琅苑,你还以为他们来宠幸咱们的吗?!”“不是啊……我只是觉得,要是穿得好看一点,太子或许一个不忍心,就不会杀我了……嘤嘤……”

“哎!别磨蹭了,快走吧!太子素来暴躁,去晚了就惨了……”

……

皇甫长安前一脚才踏进琳琅苑的园子,后一脚,穿着五彩斑斓的男宠们就蝴蝶似的从各个阁楼里飞出来,一个个神色匆匆默不作声,气氛紧张而急促,仿佛军训时候三更半夜的紧急集合。

不过片刻,三十多个美少年就齐刷刷的列队站到了花园的两边,摆出一个欢迎光临的阵仗,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是惊惶无措的表情,哭丧着脸提不起半丝笑意……然而,在抬眸觑着眼睛偷偷望向来人之时,神态又齐刷刷地随之一边,瞪圆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

天呐!那个华服金冠,俊采神驰的少年,真的是太子殿下吗?!

他们不是在做梦吧?!

虽然早就听闻了太子殿下变瘦了变俊了的消息,可是这样的变化未免也太大了,完全超出了想象好吗?!在这个琳琅苑中,长得最好看的就数澜依了,可是现在一看,澜依跟他比起来……不不不,根本就没有可比x_ing!不论是样貌还是气度,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澜依是那种咋一看还觉得不错,但看久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的家伙。

可是眼前这位翩若惊鸿的少年不同。

一眼之下,就是令人窒息的惊艳,瞬间就帅瞎了有没有!

再看下去,不会觉得平淡,甚至不能适应那耀眼的光华,只觉得越来越炫目,叫人无法逼视!

卧槽真是瞎了他们的狗眼!当初竟然没有发现太子殿下竟然有这样好的潜质!要是能给这样的美少年暖床,哪怕是下一刻就死在了他的怀里……都此生无憾了好吗!

享受着众人惊艳的视线,皇甫长安表示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边走一边打开折扇晃了两下,试图把自己最英俊的一面展现粗来。

“殿下,请坐。”

小昭子搬了一张椅子出来,看着皇甫长安又在得意洋洋地耍帅,不禁垂头叹了一口气……殿下泥垢了!搁哪儿站那么久不累么?

每天早上起床对着镜子照来照去也就算了,还每回都要惊叹“哎呀怎么办!又帅了呢哦呵呵!这可让别人怎么活呀……”自恋也不带这样的!

“唰”的一手折扇,皇甫长安走到椅子前坐下,拿扇柄敲了敲扶手,巡视了众人一圈,继而才在一干人恍然回神的跪拜下开了口。

“都起来吧!”

“奴才不敢……”

齐刷刷,三十个多个男宠异口同声,端的是壮观。

皇甫长安不由微微蹙眉:“怎么又不敢了?”

这群不听话的兔崽子,好像上回也是这样,活脱脱一副奴才相,就知道给人下跪下跪!这样可不行!

被皇甫长安瞪了一眼,小昭子只好走上前,扯着嗓子喝。

“殿下叫你们起来就赶快起来!一个个都想造反吗?我数十下,要是数完了还有人没起来,全部的人都拖下去打五十大板!一!二!三!……”

闻言,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惊疑不定,却是不敢再违逆下去,互相拉扯着赶忙站了起来。

皇甫长安翘着二郎腿看小昭子耍横,发现这货还挺有些本事,做个小公公委实屈才了些。

“你们别担心,虽然澜依犯了错被处以极刑,但本宫宅心仁厚是非分明,不会迁怒于你们。本宫这次来找你们,是有别的事情交代你们去办。”

听了这番话,众人一颗惊惧不定的心才稍微放平了一些。

又闻皇甫长安吩咐小昭子:“去把文房四宝取来。”

“是,殿下。”

不消片刻,院子里就摆上了一张桌子,小昭子卷起袖子站在一旁碾着墨,皇甫长安招招扇子,指着排在最前头的男宠,道:“你先来,说一说你所擅长的技能,小昭子你把他们说的都记下来。”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皇甫长安打的什么主意,但还是依言如实回答。

“奴才宋云清,善舞,会吹箫……”

“噗!”

皇甫长安正端起茶杯饮了一口,闻言当即喷了出来,吓得那人即刻噤声,惶恐不安的看着她,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没事,你继续说……”

拿帕子擦了擦嘴巴,皇甫长安轻咳了两声,挥手示意他。

“奴才白如玉,擅长书法绘画。”

“奴才梁萧,会弹琴,会琵琶,会舞剑。”

“奴才方真鸿,别的什么好像都不太会……不过奴才记x_ing很好,以前娘亲还夸我说是过目不忘呢!”

……

等到众人都说了一遍,皇甫长安拿过小昭子记下的绢纸扫了一遍,继而做上批注:“你把这几个送到六音司,把这几个送到紫琅山,把这几个送到薄云馆……”

听着从皇甫长安嘴里吐出来的那些名字,在场众人皆是惊诧不已,不仅仅是因为皇甫长安竟然破天荒地把他们放出了这个金笼子,更是因为太子殿下打算将他们送去的那些个馆苑,是寻常百姓挤破了脑袋想进都进不了的地方!

这就好比突然之间从地狱飞升到了仙境,巨大的喜悦令众人如梦似幻不敢置信,甚至还有人掐了一把自个儿的大腿,证明这不是在做梦!

“本宫给你们三年时间,能不能学成才,就靠你们自己的天分和苦功了。”☆、51、有本事脱没本事承认啊没想到皇甫长安会做出这么有魄力的决定,伺候在她身边好多年,甚至还帮着招兵买马干了不少坏事强抢了好几枚良家美s_ao年的小昭子,再次长大了嘴巴,呈“o”字型在风中凌乱了好久……

殿下您这是回心转意了吗殿下?您确定要把他们都送走吗殿下?真的不会心疼不会后悔吗殿下?!

为什么,连他都觉得好不舍得啊嘤嘤……这可是华丽丽的三十几个美男呐!

长得如此水灵灵白嫩嫩的,尤其是最新收的那几个嫩娃儿,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好苗儿,就算是放在宫里头当花瓶看着也养眼啊!

接过皇甫长安递回来的绢纸,小昭子抿了抿嘴,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遍。

“这……殿下,您是认真的?”

皇甫长安摇了摇折扇,抬眸瞅着他:“看本宫的表情,像是在开玩笑?”

“可是,就这么送他们走——”

“谁说本宫要送走他们了?本宫只不过是送他们去学艺……”皇甫长安淡淡一笑,胸中早已种满了一片竹林,“到时候,本宫自然还有用得到他们的地方。”

处置了澜依之后,皇甫长安担心男宠里面还有别的j-ian细在,就暗中派人一个个排查了过去。

结果j-ian细没找到,却是收集到了这些男宠的出身,无论是血统还是地位,都十分的卑微,除了个别被强行带入宫的男宠,其余几乎都是为了银子或是自愿进宫,或是被迫卖了进来。因着年龄普遍偏小,在宫里呆了一年半载之后,对宫外的世界逐渐就陌生了起来,对他们来说,太子殿下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就是他们的天。

而这样的人,只要恩威并施,通常都是可塑x_ing非常好的苗子。

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一个旁人无法企及的优越x_ing,那就是他们的——“颜”。这身子的前任主人虽然花痴,但挑人的眼光却是没的说,虽然比起二皇兄那样的绝色尤物来,这些个娈童的姿容就算叠加起来,都不够本儿。可是比起寻常之人,乃至画舫楼院里的那些个小倌儿,却是绰绰有余。

难得有这样好的资源,皇甫长安完全没理由浪费嘛!

苏妲己曾经用她的亲身经历为美色带盐,只要利用得当,美人便是全天下最锋利的武器,有时候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儿,就可以抵得上千军万马!

尽管现在是战争年代,但并不妨碍大家用和平的手段去解决问题,在床上谈谈情,说说爱,溜溜小鸟儿神马的……绝逼要比在战场上杀得你死我活的要惬意多了。

所以,就算他们入不了她的法眼上不了她的荡床,她也可以将他们精心雕琢一番,用以打造史上最有特色的——美男军团!

哦呵呵……到时候,绝对亮瞎全天下人的狗眼!

打发走了所有男宠之后,皇甫长安站在琳琅苑的门口,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好了,终于有个像样的院子空出来了!小昭子,你去通知妆妃娘娘,让她明天就搬过来住吧!”

“哐——!”

小昭子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不要告诉他殿下大费周章地把男宠们都弄走,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第二天,当李青驰被白苏拿剑指着鼻子逼回东宫的时候,竟然意外地在琳琅苑的门口撞见了二皇子的身影!

他还不知道皇甫长安已经把男宠都送走的事情——这种事情他根本就没空去关心!——在李青驰的印象中,“琳琅苑”三个字就约等于“皇甫长安的荡床”。

所以,在看见皇甫砚真的那一刹,李青驰的表情相当的震惊!

皇甫长安真尼玛是个禽兽!

居然连自己的兄长都不放过!

走了几步,又见一顶软轿缓缓抬了过来,停在了琳琅苑的门口,紧接着皇甫长安就从里头匆匆奔了出来,欢天喜地地对着从轿子里下来的妆妃打招呼,甚而殷勤地上前去拉她的手,眉眼顾盼之间是极尽的得意与狡黠,仿佛占到了天大的便宜。

卧槽!皇甫长安真他妈禽兽不如!

居然染指了妆妃母子二人?!其行径着实令人发指,实在天下罕见!

一转头,皇甫长安瞅见了黑着一张俊脸,杵在墙边像看怪物一样看自己的李青驰,不由眉梢轻抬,将妆妃交由皇甫砚真,交待了一句:“你们先进去,本宫还有点事儿。”

皇甫砚真侧头瞥了眼不远处的李青驰,又见皇甫长安两眼放光,只当她是看上了那个李家的小子,心中愈发不屑,轻哼了一声立刻扶着妆妃进了园子,免得见到了不该见的画面污了眼睛。

“哟呵——”

行至李青驰跟前,皇甫长安轻佻地耍了下扇子,往他的肩头敲了两下。

“舍得回来了?”

自从那天在白安山脚分开之后,李青驰便没再见过皇甫长安,时隔几日,再次近距离地瞅着那张清魅如妖狐的面容,还是忍不住有一刹那的闪神,直到对上她那双得瑟而又戏谑的眸子时,才猛然缓过劲来,当即撇开了视线,抬着下巴嗤了一声。

“鬼才稀罕进宫!”

皇甫长安凤眼微弯,并不气恼李青驰对自己的不敬,这家伙跟别的不一样,打小就在战场上历练,见惯了热血染衫的拼杀和马革裹尸的荒凉,在军营之中只遵循强者为尊的生存法则,对朝堂上那些舞权弄术的做派素来不屑,也并不认可。

要驯服这般桀骜的人才,就需要非常的手段!

盈盈一笑,皇甫长安凑前两步,踮起脚尖攀上李青驰的肩头,在他耳边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

“听说……你的梦中情人雪嬛姑娘,正准备选一个良辰吉日,比武招亲?”

话音未落,李青驰便立刻杀来一记眼刀,虎目之中闪烁着熊熊烈火,英俊的面庞上,那簇瑰丽的图腾显得愈发鲜明,彰显出一股慑人的气息。

“你想怎么样?!”

“呵……”皇甫长安言笑晏晏,一脸无害,“别这么紧张嘛!本宫对女人可没兴趣,虽然旭日老将军有意将雪嬛姐姐送入皇宫给本宫做太子妃,不过本宫还不至于横刀夺爱,即便委婉地回绝了老将军的好意。本宫现在,是担心你啊!”

李青驰跟着皇甫长安有一段时日了,深知她所说的话,十句之中有九句是在放屁,只有最后那一句,才是真正的目的!

“担心我什么?”

拿扇子捅了捅李青驰的胸口,皇甫长安笑得j-ian诈:“担心你的武功啊!你服了本宫的止息丸,被封掉了不止三成的功力,想要打赢擂台,啧……想想都很悬呐……”

李青驰皱眉,非常看不惯她这种又卖关子又装腔作势的调子,不快地打断她。

“扯这么多,你不就是想逼我给你卖命吗?你直说便是,想要我做什么?”

皇甫长安唰的打开折扇,后退了两步,靠在墙上摆出一个极其风s_ao的姿势,继而妖惑万状地朝李青驰投去暧昧的一瞥。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给本宫暖床啊!”

就在白苏紧张兮兮地准备拔剑时,却不见李青驰再像以往那般冲动,而仅仅只是立在原地捏了捏拳头,居高而下地睥睨皇甫长安,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才克制住了内心的杀气,就连语气都有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悲壮之感,听起来特别的咬牙切齿——

“好!我答应你!”

没想到李青驰竟然会答应,皇甫长安也是一阵意外:“你可要想好了,不是暖一天的床,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什么的,本宫才会玩腻啊!”

李青驰目光如炬,破釜而沉舟!

“只要你把解药给我,别说是给你暖十天的床,就算是暖一年,老子也奉陪到底!”

矮油,暖床而已,不要说得跟打战一样嘛!

皇甫长安提了提眉梢,不禁有些好奇:“看你也不像是情圣啊,有必要为了一个女人‘牺牲’到如此境地吗?”

“不用你管!”

“你就有那么喜欢她?”

“哼……!”

“长得比本宫好看?”

“爷没见过,不过能排上风月美人榜上的女子,不仅姿容绝佳气质倾城,更是才华横溢七窍玲珑,岂是Cao包花瓶可以相比的?”

噗——!居然没见过?!没见过就一副爱得要死要活的样子?!把对方当成女神一样维护,不容任何人的亵渎,甚至连提到名字都要跳脚!……艹尼玛!李青驰泥垢了!你也是朵华丽丽的大奇葩,老子跟你木有共同语言!

而且竟然还骂她是Cao包花瓶!得,本来还想好心放丫一马的,既然丫这么不识好歹,她也就没必要浪费良心了。

“对对对,你家雪嬛是天仙,本宫是花瓶!不过很可惜,为了你家的天仙,你只能乖乖地躺在本宫身下任凭本宫玩弄。快去,脱光了衣服在床上趴好,最好能先洗个澡,对了,姿势要撩人一点,妩媚一点,娇娆一点……”

李青驰冷冷一笑:“谁说爷答应给你玩弄了?大白天的你站着也能做梦啊?!”

皇甫长安面色一暗,有种蛋蛋的坑爹的赶脚……

“刚才你不说了你答应给本宫暖床一年?!”

“暖床是暖床,玩弄是玩弄,有何干系?”“这……当然有关系!难道你都不知道‘暖床’的意思就是——‘给爷c.ao’吗?!”

“叮!”的一声,李青驰抽出腰间的弯刀,目光像剑一样锋利冰冷,刹那间似乎连方圆百米的空气都冻结了:“现在知道了!”

果然……这才是正常的反应!

皇甫长安小心肝儿一颤,被他的气势震慑了两秒,有那么一瞬间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仿若千军万马从天而降,雷鼓震天,杀声传千里……好可怕!

“等等等等……”竖起扇子挡在面前,皇甫长安赶紧叫停了他,“别冲动!刚才本宫只不过是跟你开玩笑,像你这种身板又硬皮肤又糙的家伙,本宫才不稀罕呢!”

不屑地切了一声,李青驰手握弯刀,在刀鞘上轻轻地磨来磨去……

“废话少说,有p快放!”

调戏帅哥也是个技术活,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调戏不到家,再继续下去就不好玩了,皇甫长安只能暂时放弃,收了折扇转过身:“这里说话不方便,你随本宫来。”

“唰”的将弯刀c-h-a回刀鞘,李青驰收敛神色,剑眉凛然,纵然年纪尚轻,然而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厚的军人气息,不容任何人的轻视与挑衅。

说起来,胆敢这样轻薄他的人,除了皇甫长安,全天下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两人回到屋子里,关上门,白苏藏在暗处帮忙把风,同时还要时刻关注着屋里头的情况,以防太子爷突然之间脑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激怒了李青驰,拿一份工资干几个人的活,她觉得她迟早都要过劳死……

李青驰随同皇甫长安进了寝屋,便见她径自走向里间的床榻,不由得脸色一暗,顿住了脚步。

“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皇甫长安身形一滞,一下子还没明白他的意思,无辜的回过头:“本宫怎么了?”

李青驰抬手横向殿内那张大得离谱的华丽床榻,神色之间充满了戒备。

皇甫长安顿悟,却是比窦娥还冤,死丫真心经不起玩笑,才调戏了几次,竟然就开始质疑起了她的人品,也不想想她的眼光有多高!在前世,除了教父大人,她的眼里几乎容不下第二个人,就连幽影那种拥有着男模身材,影帝脸庞的超级大帅哥都不能让她动心,李青驰这个毛还没长全的臭小子怎么可能吸引得了她?

“怕什么?本宫又打不过你。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又不会怀孕!就算真的**于本宫,也不会损失什么嘛……”

一边说着,皇甫长安走到床边,掀开褥子半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扇小石门,趁着李青驰转身走人之前对他打了个响指。

“别磨蹭,快过来。”

见那床底下有个密道,皇甫长安念叨着就跳了下去,李青驰撇了撇嘴角,虽然还是十分的不乐意,但到底还是跟着跳下了密室。

整间密室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摆着的东西更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一边的架子上c-h-a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另一边,则是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四个角落里摆着南瓜般大小的夜明珠,将密室照得亮如白昼,真奢侈!

皇甫长安走到一个架子边,叮叮当当的不知道在摆弄些什么,李青驰左右转了一圈,只见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上摆着一个陶罐,里面有绿色的东西在一闪一闪地发光,李青驰正有些好奇,伸手要去掀开上面盖着的纱布,便听皇甫长安急急喊了一声。

“卧槽!别碰那个!”

话音未落,李青驰只觉得指尖一阵刺痛,紧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就飘乎乎地栽倒在了地上。

皇甫长安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过去,一边把他拽起来拖到床上,一边骂骂咧咧着给他喂了解药,然而那毒虫的药x_ing极为霸道,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李青驰的身体的滚烫了起来,意识迷迷糊糊之间,辗转反侧,自顾自抬手去扯领口……

“蠢货,一点礼节都不懂,跑到别人家里,东西能乱碰吗?活该自作自受……”

那毒虫是新抓来的,虽然书籍上把毒x_ing记载得很清楚,但是解药还没有完全研究出来,皇甫长安刚刚喂的那颗解药还是半成品,以毒攻毒之用,但最终会发展到什么样的境况,就连她自己都没有试验过,所以只能静观其变。

抱胸站在床边,皇甫长安冷眼看着李青驰囔囔呓语着,一件,又一件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还有……裤子,无语得抬头看天花板。

神啊!这下要怎么办?!要是李青驰醒过来看到他自己光裸着身体躺在床上,肯定会咬定是她干的好吗?!

天知道她有多纯洁有多善良有多无辜!

不得已,咬了咬牙,皇甫长安只能舍身取义,赶在李青驰清醒之前,抓起被他扔了一地的衣服裤子,凑过去帮他穿起来!

然而那丫的身子烫人得很,仿佛连血液都在沸腾,皇甫长安探了探他的额头,险些没烤熟。

“好烫!”

再这么烧下去,李青驰就算没烧死也得烧脑残!

皇甫长安蹙着眉头想了想,暂时不敢给他乱吃药,只能采用物理降温的方法,打开密室的一扇门,咬着银牙把李青驰背到了冰室里,这下李青驰舒坦了,她却是冷得发抖好吗!

裹着被子在边上观察了一阵,见那个扭来扭去的裸男稍稍安静了一些,皇甫长安才走过去抓起衣服继续给他套上,免得又像一开始那样……她穿一件!他脱一件!

要不是看他闭着眼睛意识不清,就整一个暴露癖狂人!

没有摄像机神马的真是太遗憾了!要是把刚才那个画面给拍摄下来,给李青驰自己看看,小样儿,丫一辈子都别想再在她面前抬起头来!还跟她拽,拽个Cao泥马!

不过,话又说回来,死丫的身材真是不错,小麦色的肌肤看起来非常的健康有光泽!

腰腹间的肌肉健硕,结实,没有一丝赘肉,虽然摸起来没有二皇兄那般细腻光滑,但却有着军人特有的密实感,因为常年穿着战甲的缘故,显得有些粗糙,再加上炙热的体温,给人以十分真切的触感,像是有一簇小火苗,从指尖处缓缓燃烧了起来。

“咳……”

听到李青驰咳了一声,皇甫长安骤然回神。

卧槽她错了!犯了职业病,摸着摸着就摸上瘾了,甚至还拿双手把李青驰从头到脚都丈量了一遍,以评判丫的身体素质,适不适合培养成一名精英杀手……就差,没把他的鸟儿一块给量了……嘤嘤嘤,好害臊!

因为李青驰的不配合,皇甫长安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他的裤子拉上,死死地勒紧了裤腰带!哼,都说了姐是很有节c.ao的,不许诬蔑她!

上身的衣服比较难穿,皇甫长安扯不动他,只能架起他的身子靠在墙壁上,老妈子伺候智障儿似的,给他套上穿在里头的亵衣……

不料革命还未成功,李青驰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在皇甫长安被吓得手抖的时候,重重地将她扑倒在了地上!

“靠!”

皇甫长安只觉得肩头一麻,有种骨头都要被撞碎的感觉。

尼玛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可以拿来用作天然缓冲带的五花大肥膘了好吗?!别说摔一跤,就是在石块上坐久了都能硌得屁股疼,你爷爷的能不能安分一点?!使劲地推了一把李青驰的胸口,皇甫长安本来个子就不高,细胳膊细腿的,没有多大的力气,眼下又在冰窖里冻得瑟瑟发抖,不使出吃n_ai的劲儿,都推不动压在她身上的那座大山!

深吸一口气,皇甫长安猛的一使力,将李青驰一百八十度“啪”的翻转了过来,才终于翻身做了主人,累得气喘吁吁好一会儿都缓不过劲儿来。

不巧。很不巧。

就在皇甫长安坐在某人身上休息的时候……某人幽幽地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视线甫一聚焦,李青驰就看到皇甫长安衣衫不整地坐在自己的身上,两只手还好死不死的撑在自己裸露的胸口上!

霎时间,李青驰气得浑身轻颤,从齿缝间蹦出四个杀气极重的字节,仿若来自十八层地狱的索命阎罗——

“皇!甫!长!安!”

“——到!”

皇甫长安应声坐直身体,在李青驰挥拳砸过来的前一秒飞快的翻身滚到了一边,苦不堪言,不哭站l.ū ……c.ao,她能说脏话吗?!

经过方才那么一烧,李青驰的精力早已被耗得虚脱,恼羞成怒之下却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靠在墙壁,瞪着一双杀气凛然的眼睛盯着皇甫长安。

“你好卑鄙!”

“嗯,”皇甫长安自知无法洗白,只能摊手认下这莫须有的罪名,“本宫卑鄙。”

“你真无耻!”

“嗯……本宫无耻。”

“你他妈下流!”

“嗯……本宫下流。”

“你——”

“是你自己脱的,不关本宫的事……”

“……”李青驰一滞,继而目眦欲裂,“你胡说!老子脱自己的衣服干什么?!要不是你把老子骗到这个鬼地方,老子也不会晕倒!没想到你这么卑鄙无耻下流y-in险!还想趁机占老子便宜!你等着,除非你现在就把老子杀了,否则……你别想活着从这里出去!”

拍拍手,皇甫长安从地上爬了起来,扭了扭小蛮腰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过身作势就要走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5 http://wvw.nongzx.com ICP备案:京ICP0000001号

美妻小说网 每天提供最新的 言情小说 _黄色小说_成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