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言情小说

《七皇弟乖乖让吾爱》作者:宝马香车(1)

文章上传时间:2020-07-02 点击次数:

内容介绍: 拼死拼活才把那个冷艳高贵的教父大人弄到手,就他妈坑爹地穿越了!

沈轻眉,杀手界的魔鬼,医学界的天才;

皇甫长安,夜郎王朝举国耻笑的废物太子,土肥圆中的航空母舰!

尼玛!

居然穿成这种货色,沈轻眉简直要气疯了!她发誓,一定要瘦成一道闪电,亮瞎所有人的狗眼!但是,她变得再怎么俊美那也是“汉纸”!

这位兄台,麻烦拿开你的爪子,不要随便搭在本太子的大胸肌上!

*

刚穿越——

大皇兄:在寝宫呆着,别出来丢人现眼。

二皇兄:太子在哪?我只看到一个球。

四皇兄:太子与猪不得入内。

几个月后——

大皇兄拉着她的手:七弟,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单纯最善良的人了!

二皇兄看着她的腰:胖点挺好,至少不浪费粮食。

四皇兄搭着她的肩:你看,我们刚好是最萌身高差有木有?!(太子殿下:滚粗!嘲笑本宫一米六者,统统都一巴掌拍到墙上!)

【精彩片段】

“陛下!夜郎国的十万大军杀过来了!”

——“才十万?不足畏惧。”

“可是,我们的人马倒戈了一半以上!”

——“什么?!谁干的?!”

“是……国师大人……”

——“国师,你想造反?!”

寒光一闪,一剑封喉。

某国师淡淡垂眸:“她想要的东西,我自当双手奉上。”

本书标签:宠文 腹黑 女强 废柴 爽文 励志==================☆、1、跟教父大人的约定(一)

坐在直升飞机上,沈轻眉心情愉悦地望着脚下的青山绿水,嘴角无可自抑地向上扬起,勾勒成傻笑的弧度。

兴奋!太兴奋了!j-i冻!太j-i冻了!

就连荣获第一个医学博士学位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兴奋和j-i冻!

因为,接下来,她马上就可以……

回到大本营,见到教父大人,然后“狠狠地”完成她这二十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夙愿了!

教父大人,那个从小把她带大,一手将她训练成杀人利器的男人。

永远都是那么的强大,冷漠,高贵,像是神祗一样高高在上,无可企及!

在七岁那年,从第一眼见到那个男人开始,沈轻眉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个男人征服,一定要把他拐上床,一定要把他从那高不可及的云端拉下来!

所以,在三年前,那个男人为了继续留住她当他的锋利武器,而不惜出卖色相诱惑她,跟她签署约定的时候,沈轻眉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尽管他开出的条件足以让她九死一生,命丧黄泉,但是他抛出的诱饵同样让人无从拒绝——

只要沈轻眉能圆满地完成他交待的九十九个惊险任务,那个绝美而尊贵的男人就乖乖地被她压在身下,随她予取予求,做任何她想对他做的事情!

玩!s!m!也!可!以!哦!

艾玛,这多么诱人的条件啊!哪怕她是个男人都无法拒绝啊!

只要一想到那样的场景,沈轻眉就忍不住浑身燥热,鼻血上涌,兽血沸腾!

而今天,她的人生即将圆满!

看着不远处的海岛越来越近,沈轻眉兴奋得几乎坐不稳,脑子里忍不住对教父大人遐想非非,幻想着他躺在超大size的大床上,袒胸肌,露大腿,勾唇浅笑百媚生的撩人模样,直觉得欲火焚身,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跳下飞机冲到他的卧室去,来个狼扑!熊抱!虎摸!蛇吻!

好不容易煎熬着捱到了直升飞机停靠在海岛内城堡的Cao坪上,不等直升机停稳,沈轻眉就迫不及待地拽起身边的背包跳了下去。

城堡内,早有侍者恭候在旁。

“大小姐,您回来了。”

“嗯!”沈轻眉喜不自禁,眉飞色舞,抬头左右转了一圈,却没见到那个每次在她完成任务之后都会亲自出来迎接她的教父大人,“怎么没见royi?他在哪里?”

royi是教父大人的英文名,作为沈轻眉的专有特权之一,她是城堡内唯一一个可以直呼其名的人。

当然,这样的特权也是沈轻眉以“血”的代价换来的,只不过不是她自己的血,而是别人的血。

与其说教父大人是个工于心计,城府甚深的黑道枭雄,不如说他是个斤斤计较的商人。

在他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等价或不等价的交易。

无论想要得到什么,都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如果可以,你甚至可以命令教父大人低下那高傲的头颅,屈起那金贵的膝盖,给你下跪提鞋,只要你能够拿出他想要的筹码。

不过,这种事情想想就可以了,像教父大人那么傲慢的个x_ing,再加上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强大背景,想让他做出哪怕是半分的屈服和妥协,也绝对不会比让太阳倒着转来得简单。

所以,当初教父大人一口答应下那样的条件,就连沈轻眉本人都觉得意外至极,不敢相信。

因为那种条件,对于教父大人而言,非常的过分!

尽管沈轻眉是他最为偏宠的一枚棋子,但从小到大,她除了受到最严苛的训练之外,并没有感受到来自教父大人的一丝丝人x_ing的关怀。

而之所以说教父大人是最宠爱她的,大概是因为那个男人所派发给她的任务,往往都是最为艰巨并且至关重要的,在承受随时都可能丧命的威胁之外,还要时刻谨记一旦任务失败,就将受到非人惩罚的警戒!

对于这样的“关爱”,沈轻眉每每在遇到千钧一发的危机之时,都忍不住要对教父大人“感激涕零”一番。

尼玛,真是对她太好了,好到她想死有没有!

侍者并不知道教父大人和沈轻眉之间的约定,对于教父大人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来迎接这位他最看重的“女儿”,也觉得有些奇怪,不过教父大人的心思不是他们这些下属可以揣度的。

听沈轻眉这么问,侍者只微微一笑。

“先生在房间里,大小姐有事的话,可以上楼找先生。”

“在房间里?”

沈轻眉挑起眉梢,若有所思,继而觑起眼睛凑到侍者面前,小声询问:“royi今天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不一样?”侍者微蹙眉梢,想了想,又问,“大小姐指的是哪方面?”

“就是他有没有做出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举动啊?”

“好像……没有吧。”

沈轻眉颓然,心头熊熊燃烧的火焰瞬间被浇灭了大半,无端生出几分沮丧来。

特么丫不是想要耍赖不认账吧?!

要真是那样就糟糕了,如果教父大人抵死不从,只说那是跟她开的玩笑,三言两语把她打发了,她也完全无计可施好吗!

虽然她深知那个男人言出必行,不屑于出尔反尔,但一想到会有这个可能x_ing,沈轻眉的心就免不得凉了一大截,没有了最初的兽血沸腾,变得忐忑不安了起来。

“哦,对了……”侍者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先生今天一大早就让人从冰岛运了沸水温泉过来,泡了一个多小时,还在泉水里撒了依兰花……这个,是不是有点奇怪?”

“依兰花?你确定是依兰花?”沈轻眉眼睛一亮,瞬间又因为侍者的一句话而变得烈焰熊熊!

“是的,我确定。因为现在距离依兰花的花期还有半个多月,想要采集到新鲜的依兰比较困难,听说幽影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从当地居民的手里收集了七百克。”

“噗——”

沈轻眉闻言不由得失笑。

“royi竟然让幽影去采花?要不要这么夸张?!”

“因为先生要得比较急,而幽影刚好又在缅甸执行任务,所以才让他帮忙带的。”

侍者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不仅仅因为幽影是教父大人手下的金牌执行者,同时也注意到了依兰花这种并不常见的花种,有着别具一格的功效。

那就是——c-ui情。

得到侍者肯定的回答,沈轻眉简直要心花怒放了!

又是空运温泉水泡澡,又是洒c-ui情花花瓣,教父大人之心,路人皆知啊!

“好了,我知道了!你忙去吧,我去找royi,跟他报告任务完成情况。”

掩不住满心欢喜,沈轻眉抓紧了肩头的背包,抬眼望向不远处红瓦白墙的房子,一颗心早就穿透墙壁飘进了房间里面。

侍者不疑有他,对这个自出道以来从未失手过的女人怀着很深的敬畏和忌惮,一个杀手能做到零失误,那跟幸运无关,靠的全是实打实的能力。

蹦蹦跳跳地迈着轻快的步伐,沈轻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恨不得c-h-a上翅膀飞到楼上,从窗户外偷窥教父大人的绝美之姿。

在教父大人卑鄙y-in险的色诱之下,沈轻眉被任命那九十九个任务完全没有任何放水的嫌疑,每一次刺杀都是出生入死,危险重重,尤其是最后那个压轴大戏,耗费了沈轻眉整整三个月的准备时间,才敢拔枪出鞘。

古人云,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眼下,沈轻眉已经有三个月时间不见她家那位高贵傲慢的教父大人了,简直就要思念成疾了啊!

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梯,飞快地奔向教父大人的卧室,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沈轻眉就从花园瞬间转移到了房门口。

抬手握住门把,沈轻眉的胸口跳得剧烈,贴在门把上的指尖微微颤抖,竟然生出几分紧张来,犹疑着不敢开门走进去。

一早就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royi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回来了。

然而,他还在开口问了一句。

“是谁在外面?进来。”

熟稔的,磁x_ing的,带着冰雪般寒凉的温度,又有着无可比拟的x_ing感,是那个男人十年如一日不曾改变分毫的音色。

沈轻眉耳根一动,心跳猛然间就漏了一拍。

小心翼翼地转开门把,好像一使劲就会打破眼前这美好的幻境,一秒钟的时间被延伸至无限长,抓着门把的五指紧紧地握着,好借以分散紧张的心绪。

“咔嚓——”

从来都没有哪一扇门,打开得这样艰难。

------题外话------

新文球收!满地打滚~☆、2、跟教父大人的约定(二)就连银行钱库的密门在沈轻眉眼中也是形同虚设,可是教父大人卧室的这扇没有上锁的门,却在短短几秒钟之间,耗费了沈轻眉大半的心力。

好紧张!而且好害怕!

教父大人真的肯乖乖躺在床上任她上下其手予取予求吗?还是说为了不让她脱离组织流落敌手,而在她完成了契约上的所有任务之后,故意设了这么一个圈套,来等她自投罗网?!

那个男人,冰川似的眸子里,除了他自己,从来就没有别人的影子……

沈轻眉陡然间生出了丝丝的后悔,当初怎么会那样大胆狂妄地,提出那么过分的要求!

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教父大人点头应下的时候,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隐约勾起一丝y-in森的笑意,仿佛在看一个不自量力的跳梁小丑一般……

但是,沈轻眉不得不承认残酷的现实——

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她永远都不可能再有时机近距离地触及那个男人!

也就是说,机会只此一次!

不管是生还是死,不管前方是天堂还是地狱,她都豁出去了!

“royi,我回来了!”

砰的推开门,沈轻眉昂首挺胸,拽着背包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教父大人的卧室大得出奇,分为内室和外室,一般而言,他很少会允许人进他的卧室,除了几个极亲密的下属,沈轻眉作为从小在城堡里长大的孩子,自然有幸获得了这个权利。

但即便如此,所有的人的脚步,除了他自己,仅止于外室。

沈轻眉在城堡里呆了十余年,进出教父大人的卧室来来回回不下百余次,却也没有那样的特权,可以进到内室窥探一二。

那个地方,就像是一个山间隐蔽的花海,无人可以踏足,却因为跟教父大人的私生活关系甚密,而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且,那种求而不得,窥而不见的局面,更是叫人心痒难耐。

沈轻眉走近卧室,在外间转了一圈,却是没有看到教父大人的身影。

很显然,他在内室。

刚才的声音,也是从内室传出来的。

做贼似的拿视线朝内室的门口瞄了一瞄,沈轻眉忍不住屏住了呼吸,那扇神秘的雕刻着繁复花纹的木质门果然微微开出了一道细缝,璨亮的白光透过窗户铺洒在地上,远远的投s_h_è 在了门扇与地板之间的狭缝,闪烁着隐隐的光泽。

“royi……”

沈轻眉不确定地唤了一声,如果没有教父大人的允许,她可不敢贸贸然闯进去。

即便她非常想进到内室一睹风光,但小命要紧,保险起见还是得悠着点儿。

“嗯,”听到沈轻眉征询的口吻,royi淡淡地应了一句,“进来,到内室里来。”

“呃……”沈轻眉顿时喜出望外,然而还是忍不住犹疑,“让我进内室?真的可以吗?”

“你知道,我不喜欢把话重复第二遍。”

royi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没有任何多余的热忱,也并没有显得不耐烦,让人完全无法摸透他现在的情绪和内心真实的想法。

正因为如此,沈轻眉无从确定他的态度,心里七上八下,忐忑非常,连脚步都变得沉重,似有千钧之力。

忐忑之外,却又是无可抑制的欣喜与好奇。

教父大人竟然允许她进他的卧室!

那个全城堡最为隐秘的地方,终于要在今天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了吗?

那里面,究竟会是怎么样一个场景捏?

抬手缓缓推开厚重的木门,沈轻眉的一颗小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内室的格局并不是全封闭的,三面实体墙,一面落地窗。

在阳光的照s_h_è 下,亮白的光线洒满了整个房间,看起来特别的明媚璀璨。

出乎沈轻眉的意料,教父大人最为隐秘的卧房内间,并没有太多繁杂累赘的摆设,布局出奇的简约,比起外间镶满了各种高科技仪器的布局来,内室简直寡淡得像寻常人家的住宅,毫无任何引人瞩目的物件。

这样的地方,若是间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闯进来偷东西,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殊不知,这间屋子里面最珍贵的宝贝,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那个长身玉立,背对着门口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沈轻眉第一次见royi的时候,他还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那个时候他还不是黑道上讳莫如深的黑道教父,但也足够让人忌惮。

一头冰紫色的长发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造成的,在黯淡的光线下透着蓝紫的颜色,如同笼罩在他的周身冰薄光晕,而一旦照s_h_è 较为强烈的光线,就会变成雪白透亮的银色,耀眼眩目,叫人无法直视。

教父大人的海拔很高,沈轻眉每次抬头跟他说话的时候,脖子都要遭受煎熬,然而一米九三的身材却不显得有多么的魁梧强壮,他的身形十分匀称,宽肩窄腰,双腿笔直而修长,整个人从上到下的线条都非常流畅,有着异常养眼的视觉效果。

沈轻眉曾经有一回无意间闯进了教父大人的卧室,刚好碰上他沐浴完出来。

那个时候这个拥有绝世容貌的男人没有像往常一样穿戴整齐,只在腰腹处裹了浴巾,那身材,那质感,那半裸的身躯……咳,沈轻眉很没出息的当场就喷了鼻血,并且至今回想起来的时候,都能瞬间心潮澎湃,天崩地裂!

绝对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虽然教父大人基本上只负责幕后的工作,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很少离开海岛亲自出任务,但沈轻眉很清楚,他才是这个岛上最厉害的王牌高手,因为她一身的本事,全部都是他教的。

面对这样一枚天生的尤物,哪怕是最严苛的禁欲主义者,也是忍不住要破戒的,更何况是垂涎了他十多年的沈轻眉。

------题外话------

求收藏~☆、3、跟教父大人的约定(三)顿在门口处,沈轻眉傻傻地望着那个笼罩在灿烂光晕中的男人,几乎在刹那间被夺走了呼吸。

太美了,连背影都这么美,还叫别人怎么活?

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缓缓回过身,不苟言笑的面容上一如既往的冰冷如霜,淡漠而凉薄,却丝毫无法掩盖他的绝世风姿。

这样的容貌,就算是皱着眉头露出痛苦的表情,也一样可以让千万男女为之疯狂。

“第九十九个任务,完成了?”

寒凉的声色像是在冰水里过了一遭,无悲无喜,无愠无怒,却同时又捎着撩人心弦的磁x_ing,一下一下击打在沈轻眉的耳膜,心尖。

“嗯,贝利尔死得很透,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活了!”

被教父大人那抹仿佛能看透人灵魂的目光一烫,沈轻眉立刻回过神来,迅速收起看向他的贪婪视线,垂头收腹,双腿并直,恭谨地汇报战果。

“我要的东西,找到了吗?”

“找到了,”为了防止把宝贝弄丢,沈轻眉特意将那枚从克朗木齐山庄的密室里找到的翡翠戒指套上银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除非她死,否则不可能有人将其从她手中抢走,“这个戒指贝利尔藏得很隐秘,加了不下十道防护,其中有三道指纹,三道瞳孔对焦,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骗他进的密室……”

“嗯,做的很好。”

教父大人点点头,却没有急着要戒指。

他今天的着装跟平素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就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也习惯x_ing地穿得整齐,上身是暗蓝色的衬衫,下身是米色的长裤,裤脚紧紧包裹在最喜欢穿的马丁靴里,整个装扮干净利落,非常的俊酷。

沈轻眉从脖子上摘下戒指,抽出链子抬手递了过去。

“就是这个,您要不要检验一下,是真是假?”

royi款步走了过来,厚重的靴子踩在木地板上,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轻巧得像是猫在走步一样。

沈轻眉抬眸看着他,目光贪恋地游移在那张俊美得人神共愤的脸上,不论是五官还是轮廓,都完美得无可挑剔,尤其是那一双像是画师用工笔描绘出来的眼睛,连卷长的睫毛都让人惊叹不已,看着那张脸,大概所有人都会生出那样的感受——

只要他肯对你笑一次,就是赴汤蹈火,万箭穿心,被一脚踹入阿鼻地狱也心甘情愿!

走到沈轻眉跟前,royi伸手接过那枚传说中拥有魔力,被奉为无价之宝的翡翠戒指,对着阳光仔细看了一眼。

戒指很精致,巧夺天工,对着白光可以隐隐看出东方民族古老图腾——凤凰的形状,首尾相接,展翅翱翔,像是随时都可能会飞出来一样。

沈轻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巧的翡翠戒指,只知道这玩意儿价值连城,很多贵族巨富都想得到它。

但是教父大人并没有特殊的收藏癖好,对首饰之类的东西更无贪求,对他来说,真金白银,或者军火毒品,都比这些收藏品要来得更加有吸引力。

所以她很好奇,这次教父大人指定要她弄到这枚戒指,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对着阳光看了一阵,royi即便收回了手。

“是真的。”

沈轻眉暗自松了一口气。

尽管她早就确定那是货真价值的戒指,但在没有得到教父大人的肯定之前,心里总忍不住会有些惴惴不安,生怕搞砸了他交待的任务。

royi捏着戒指,回眸瞥了一眼沈轻眉,忽然拉起她的手腕,摊开她的五指,将翡翠玉戒轻轻套在了她右手的食指上。

沈轻眉受宠若惊!

“royi……”

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教父大人便淡淡地打断了她。

“这枚戒指你先帮我保存,放在别的地方我不放心。这个凤形玉戒其实是枚对戒,除此之外,还有一枚龙形玉戒,至于我为什么要找这对玉戒,等拿到了那枚龙形戒指,我再告诉你。”

“嗯……”

沈轻眉弱弱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对于教父大人的想法和谋算,身为一名下属,沈轻眉从来都只有执行的义务,而没有任何质疑与问询的资格,这次教父大人能够耐着x_ing子跟她说这么一大大段话,已然是了不得的恩赐了。

抬手摸了摸右手食指上圈着的翡翠玉戒,上面还留着教父大人的体温和特有的香味,沈轻眉抑制不住心跳加速,有种迫切的心情藏无可藏,匿无可匿。

然而那话一到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启齿。

如果她真的那么说了,难保教父大人不会恼羞成怒,一枪崩了她!

怀揣着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心情,沈轻眉小心翼翼地微抬眼眸,用余光偷偷打量教父大人的神色。

却见那个整整高出她一个头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素来冰冷的目光中似乎隐隐透露着几丝罕见的灼热,英俊的面庞上是好整以暇的表情,没有想象中那么冷锐锋利,反而在光线的照s_h_è 下,显现出隐约的柔和……

呃,这是幻觉么?

他竟然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抗拒和愠怒……

还是说,教父大人根本已经忘掉了他们当初的约定?!

嗷呜!这可怎么办是好?她要怎么开口,跟他说——我!想!s!m!你!

沈轻眉不动,教父大热亦不动。

沈轻眉不是沉得住气的人,教父大人却是万年不动声色的冰山,如果给他一亿美金,他估计可以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你三天三夜。

比耐x_ing,沈轻眉绝对不是教父大人的对手。

他不说话,沈轻眉完全无法猜透他心中所想,只在他那平静的注视下,觉得脸颊越来越烫,越来越烫,险些自己把自己给闷死。------题外话------

(换文)☆、4、跟教父大人的约定(四)终于,在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静默之后,教父大人才缓缓开了金口,说的却是——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次奥!

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明知故问有没有!不带这么坑爹的!

但是——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劳、劳资,豁出去了!

“咳……这个……那个……之前不说说好了,如果我完成了你派发的九十九个任务,你就……可以……咳……让我……”

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沈轻眉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把头埋到了胸口,恨不得嵌进去。

好紧张!而且好害怕!她说了!真的说了!真是不要命了!

断断续续微颤的话音缓缓在房内尘埃落定,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子照s_h_è 进来,在地板上、被子上、枕头上,洒下一片闪闪的白光,落地窗外,一颗遒劲古老的樱花树绽满了绚烂繁茂的粉红色花朵,阵阵微风拂过,将不少樱花瓣吹进了屋子里,旋转着落在教父大人的身侧。

颀长的身影斜斜落在地板上,雕塑般一动也未曾动,沈轻眉咬着嘴唇死死盯着教父大人在地板上的投影,胸口跳动的频率逐渐趋于极限,脑中乱哄哄的一团浆糊,坐如针毡的焦灼感袭遍全身。

可是该死的!

教父大人在听她说完之后,竟然一点回应也没有!

太坑爹好吗!好歹吭一声也行啊!就是让她滚,她也认了!

紧紧捏着拳头,沈轻眉忍无可忍,深吸了一口气正要来个鱼死网破,教父大人却淡淡悠悠地反问了一句。

“有这回事吗?我怎么没印象了。”

一头Cao泥马在面前呼啸而过,两头Cao泥马在面前呼啸而过,三头Cao泥马在面前……一万头Cao泥马在面前呼啸而过!

马勒戈壁!他果然反悔了!食言了!赖账了!

话音一落,沈轻眉当场就愣在了那里,两眼发傻,神色酸楚,目露悲愤,委屈得像是刹那间失去了一切的孩子,就差“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狠狠咽了一道口水,沈轻眉连眼皮都没有精力再抬一下,连开口质问教父大人的心情也没有,只自嘲地笑了一声,却又透着浓浓的鄙夷。

“呵呵,是我记错了,我走了。”

说着,不等教父大人回话,沈轻眉就头也不抬地转身大步往外走。

然而没等她走出两步,手腕就被某人一把拽住,尔后不轻不重的一拉,直接将她拽回了身边,继而顺势搂!入!怀!中!

“骗你的。”

教父大人凉薄而有磁x_ing的声音在头顶淡淡响起。

“那个约定,我记得。”

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几个字,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一句话,听在沈轻眉耳里,却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要来得动听,直抵胸口,令人怦然心动,刹那疯魔。

沈轻眉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教父大人,从来没有碰触过他的半寸肌肤,陡然间被他强而有力的手臂拥入怀中,一时间完全无法反应。

等慢慢回过神来,那种感觉……啧,幸福得简直想要死掉!

缓缓抬起手臂,她甚至不敢碰触他,不敢拥抱他,生怕这只是一场华美的梦境,一不小心就会破碎。

大概是泡了依兰花澡的缘故,教父大人身上味道比平时要浓郁许多,却并不刺鼻,馥郁的芬芳沁人心脾,让沈轻眉着迷不已,忍不住多嗅了两下,即使明明知道这种花的香气有致幻迷情的作用,她也甘之如殆。

教父大人毕竟是教父大人,那座无情无爱,无欲无求的万年冰山,总是在关键的时刻冷静得几近残忍。

才短短半分钟不到,他就松了手。

沈轻眉抬起在半空的手臂还没来得及搂上他的小蛮腰,就被迫放了下来,后悔得她想要剁手——真他妈没出息!活该吃不到豆腐!

“说吧,你打算怎么玩弄我?”

噗——!

听到这句话,沈轻眉简直要喷鼻血了!

教父大人你敢不敢不要这么刺激人?!你知不知道从你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杀伤力有多大?!

好吧,虽然当初约定的时候,她用的就是“玩弄”这个词,但是当时她说的时候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哪里瞎yy,没想到被教父大人真情上演这么一说,魅力指数立刻直线飙升,尼玛这就是神和凡人的差距啊!

亲口得到了教父大人的同意,沈轻眉的小宇宙顿时又熊熊燃烧了起来,仿佛拿到了一块可以上天入地畅通无阻的金牌令箭,然而眼前这个男人太y-in险了,对于刚才他破天荒的“戏弄”,沈轻眉那叫一个心有余悸。

“你确定,无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配合我?”

教父大人云淡风轻,气定神闲。

“嗯。”

沈轻眉眉开眼笑,灿若春花:“那好!”

看着沈轻眉猴急着扑上来的模样,royi以为她会直接把他扑倒在大床上,没想到她却只是抓起了他的手腕,将他拉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你先坐下,我得准备准备……”

royi依言落座,抬眸看着沈轻眉卸下肩头的背包,放在桌子上,然后在里面噼噼啪啪翻了一阵,一件接一件地拿出鞭子、蜡烛、手铐、丝带、脚镣、铁链,以及一些按摩球之类的x_ing虐玩具……

在看清沈轻眉整整齐齐排列在桌子上的一大堆工具之后,教父大人冰白的脸色终于慢慢笼罩上了一层暗黑的y-in影,深潭一般的眸子斜入鬓角,在眼尾处微微上扬,散发出精亮的锋芒。

摆弄好道具,沈轻眉走到落地窗前,拉上最薄的那层白纱,将房内与外界隔绝开来。

虽然她很清楚,在这座城堡里,不可能会有人偷窥到教父大人私生活的一星半点,但她就是不愿意泄露哪怕一丝一毫的春光,就算是被樱花树上的鸟雀看到,也不可以!

------题外话------

(换文)☆、5、跟教父大人的约定(五)回身,沈轻眉那个微单相机打量着房间,试图找到一个最佳的视角进行拍摄。

三面环墙的内室,一面是书架,一面摆满了各式精密的武器枪支,还有一面,正对着水蓝色的大床,挂着一幅巨型油画。从不同角度,可以在油画上看到不同的画面,沈轻眉刚进门的时候,看到的是中古世纪的欧洲贵妇,直至走到床边,她才意外的发现,那副油画上的人……

看着,很是面善。

“这幅画……”诧异的扬起眉梢,秀气的脸庞上缓缓溢出复杂的神色,有惊喜,有忐忑,有迷惑,甚而还有一丝丝的羞恼,“是谁画的?怎么会在这里?!”

教父大人微抬下颚,顺着沈轻眉的目光望去,黑羽翎似的睫毛投映在眼睑上,迷蒙了冰一样的墨眸。

那副油画上,以正对的视角看去,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在漫山遍野的春花中,一个人独自在山涧洗浴。刚刚成熟的身躯曼妙窈窕,修长的双腿白如璧玉,一只脚踩在溪水中的石头上,一只脚没入流淌飞溅的溪水中,裙裳半解,露出光洁的肩头,以及褪到一半垂挂在手臂上内衣肩带,微裸的娇胸若隐若现,非常的迷人。“我画的,”教父大人轻启朱唇,看着油画目不斜视,极其难得地赞叹了一句,“你很美。”

……!

沈轻眉打死也想不到,第一次被教父大人夸奖,居然是因为她的相貌!

不是她枪枪命中靶心的准确率,不是她以一当百的战斗力,不是她辉煌而惊人的零失败战绩……却是她那算得上上等,却算不上极品的外貌……次奥!

沈轻眉忍不住往油画上多瞄了两眼,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惹眼的地方……教父大人的审美,真是不敢恭维!

然而被一个帅哥夸奖,尤其是被眼前这位堪称是全世界最俊美的男人,她一直心之向之,神之往之的教父大人夸奖,沈轻眉的脸皮就是再厚,这时候也忍不住滚烫了起来,心头一阵恍惚,甚至忘了去追究,他画这幅画之前,是不是偷看过她洗澡?!

微风拂动窗纱,扬起下摆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沈轻眉的小腿,好一会儿她才恍然醒悟过来,手忙脚乱地把微单相机架好,对准教父大人的位置,按下拍摄的按键——

对于她这种“出格”的举动,教父大人虽然有些许错愕,却也没有阻止,非常的信守诺言。

走到教父大人的面前,沈轻眉微微一笑,忽而俯身从他的靴子里抽出一把黑金匕首,截下一段丝带举到他面前,在某人微冷的眸光中,一圈一圈封住了他的唇齿。

沈轻眉很清楚地意识到,她这是在找死……

但是她已经……欲罢不能了。

沈轻眉的手法很巧妙,丝带缠在脸上勒住了嘴巴,并不会让人觉得难受,只不过这么一来,教父大人就不能说话了,不会在她玩得尽兴的时候,脱口而出“住手”两个字。

笑话,在这种时候叫她停手,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好吗?!

之所以没选择用胶带,是因为用那玩意儿封住嘴巴,到时候可就听不到……教父大人那x_ing感到让人心神荡漾的呻一吟了。

那么美妙的,天籁般的声音,她就连自己一个人在那儿瞎yy都j-i冻不已,如今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怎么可以错过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5 http://wvw.nongzx.com ICP备案:京ICP0000001号

美妻小说网 每天提供最新的 言情小说 _黄色小说_成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