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乱伦小说

恶大名2下奸上_YY小说

文章上传时间:2020-01-24 点击次数:

恶大名2下奸上

在这个时代里,如果忍者被发现的结果,往往就是死。被大名所抛弃,然后

在牢房里遭受刑罚像条野狗一样死去,这就是生活在暗影之中的末路。夜铃转过

身,利用勾绳翻上墙壁试图从包围圈之中逃走,女忍者咬了咬牙,先是散下很多

铁棘菱,然后飞快地奔向一个拐角,接着朝另一边的追兵忍出烟雾弹。伴随着被

铁棘菱刺穿脚掌和被烟熏了眼睛的士兵叫骂声,女忍者夜铃翻过了另一个屋子。

然而松久长恶的士兵训练度比想象中的还要高,他们的反应迅捷同时富有组

织性,在来回翻越了很多屋子之后,夜影无奈地发现反而被包围得更紧了。强行

突破虽许是一个方案,但忍者很难正面击败武士,更何况是面对追捕的复数敌人,

以夜铃的武力或许能击倒几个足轻,但会花费一定的时间让自已陷入被动。女忍

者不停地在屋顶上飞奔跳跃,利用飞快的脚程,来摆脱追兵并寻找突破口,曾经

作为女忍的夜铃不止一次遇到过这种危难的境地,但凭借着冷静的对策,她不止

一次化险为夷。

然而这一次正当她在屋顶上奔跑的时候,一柄钢刀砸在她脚边的砖瓦之上,

在月影之中,一个女战士出现在她的面前。只需要对上一眼,夜影就知道那是一

个难缠的对手,虽然只是穿着非常暴露色情的便装,但对方的眼神明明却是一个

历经沙场的高手。

“卡普利拉,要捉活的,记住!”转眼望下去,那位披肩上绣有红鹿家纹的

肥胖男人正站在下方对着女战士大喊,同时眼前的女战士凌厉的眼神中突然变得

痛楚起来,好像在服从着什么。女战士垂下手,原本摆出来的战斗姿势被解除了。

作为精英忍者的夜铃当然不会放过这一个机会,她立刻忍出两枚苦无,然后

一个漂亮的转手扔出第三枚和第四枚,同时整个人扑了上去。看似很普通的攻击,

但隐藏着她的杀招。虽然有月色,但在视线被影响的情况之下,战士面对投射物

会借用声音和对方的动作来判断,最早扔出来的两个苦无没有悬念地被女战士用

刀身给打落,但借着女战士的姿势末稳,第三枚和第四枚苦无也飞了过来,不过

仍然被女战士用钢刀挡了下来,只不过夹在第三枚和第四枚苦无之间,还有第五

枚苦无隐藏在中间,就是所谓的‘阴招’,让人措不及防的杀招。眼看着就要击

中女战士时,没想到女战士竟然早有准备似的用另一只手臂遮挡在面前,虽然没

有挡住苦无,但苦元的杀伤力也没办法给手臂上缠有厚厚绑带的女战士带来影响

行动的损害。

还没有等夜铃回过神来,训练有素的女战士就扑了过来,无论是力量还是动

作的迅捷度,身为女忍的夜铃都逊色于对方,来回几个回合之后,她就被女战士

按倒在地上。

“抱歉,你那招我曾经从某个同伴那里见过很多次……”女战士松开手,随

后就是跟上来的足轻用长枪抵住被俘虏的女忍者。那个红色衣服的胖子走过来,

就当着所有人的面伸出手伸进了女战士几乎没穿的下体,后面只是面露抵抗的表

情,但没有任何动作。

“做的好,卡普利拉,看来把你带在身边是正确的。”男子把女战士抱在怀

中,一边玩弄她的阴道,一边抚摸她半遮半露的乳房。

“是,是的,主人。”强大的女战士像个奴隶一样服从,并任凭男人的手在

她的敏感处玩弄。

“如果有可能的话,能否帮我训练一个这样强大又能随时干的女战士?”这

时候松久长恶也从后面赶了过来,看着被俘虏的女忍和玩弄女战士的肥胖男人,

露出了一切都在计划中的表情。

……

“嘿嘿,拷问,拷问,自此这个忍者姐姐到了之后,每天都有乐子啊。”在

城内,一个大轮的水车旁边,两个足轻正站在旁边,看着那个巨大的木制水轮滚

动,女忍者夜铃就这样被绑在水轮之上,巨大的水轮每轮动一圈,夜铃就会被没

入水中,无法呼吸。这是用来拷问忍者的常用刑具,不过相比其它忍者,拷问这

样一个身材美妙的女忍者要让人兴奋的多。

夜铃整个人没入水中发出痛苦的挣扎声,但这个水轮转动的很慢,设计成这

样可以让施刑人慢慢地欣赏受刑人的痛苦,每一次从水中转出来所得到的短暂的

呼吸,只是为了再一次承受窒息的痛苦罢了。

“说起来,这次的女忍者身材真好呢,就这样玩有点可惜了。”全身已经被

剥光的夜铃展露出了她高佻性感的身材,被冰冷的水弄湿了之后,更显得楚楚动

人。足轻用长枪轻轻碰了碰夜铃的奶子,看着那饱满的乳房变形的样子,然后对

他的同伴点了点头。同伴继续拉动水轮,这一次让女忍者的头埋进水里,但身体

却没有没入水中。

原本按照之前的节奏,夜铃早就准备好屏气来承受接下来的窒息感,但这一

次头部被没入水中之后水轮却停止了转动,过了没多久,女忍者修长的裸体就因

为空气不足开始骚动起来。同时,另一个足轻则用长枪的后面插到女忍者的肉穴

里,开始不断插入。

“哦,看啊,开始抽搐起来了,活该,竟然想到长恶大人的地方来救人,这

就是你不知天高地厚的下场。”看着因为缺氧开始垂死挣扎的女忍者,足轻的长

枪捅得更快的,他的同伴还在用手玩弄她的阴蒂,“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在被水

呛死之前达到高潮,哈哈,看看是你呛死的快还是后面高潮的快。”

就好像恶鬼一样,两个足轻将女忍者浸在冷水之中,看着她美丽的肉体因为

缺氧开始抽搐,从腹部至大腿每一处肌肉都在收缩。而且女忍者根本无法屏气,

因为后面的肉穴在不断被插入,连续不断的快感让她无法集中精神。如果放松身

体就会被呛死,可怜的女忍者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境。

“喂,看,水里起泡泡了,看来她不行了。”在挣扎了一会儿之后,夜铃的

身体就不动了,水中也吐起了泡泡,女忍者整个人已经陷入濒死状态,但足轻还

不想放过她。开始拼命在抽插她的肉穴,挑逗她的阴蒂。

“该死,让我们看看是你先被呛死,还是先高潮,反正长恶大人也没说过不

让你死,虽然是个美人,但像你这样的忍者就算死了也没有关心的。”两个足轻

一副不把女忍者弄死不罢休的气势,不断在用长枪抽插夜铃的肉穴,终于看起来

已经不动的裸体虽然间一些抽动,内射水从她的蜜穴中喷了出来,就好像喷泉一样。

“哈哈,活该,看起来你还是不想死啊,几八就放过你了,不过仅限几八哦。”

当足轻把夜铃的头从水车里转出来之后,女忍者已经脸色发青,双目也失去了神

采。

“对不起,咲大人……”然而,在这样的战乱之中,一个女忍者的性命是如

此的毫不足道,接下来还有更多的酷刑在等待着她。

……

十天之后,在水车屋内,足轻打开门,女忍者夜铃被绑在水轮前。不过这一

次是整个人身体前倾,双手被吊着,一根从水轮上沿伸出来的木棒直入女忍者的

蜜穴,伴随着水轮的转动,木棒也不断地在女忍者的阴道内搅动,虽然频率并不

快,但这种没日没夜无休的搅动让夜铃的阴道片刻都得不到休息。

同时在她的肛门处插了一根滴水管,上方正好有滴水流出,水滴进入管子进

入女忍者的肛门又得不到排泄,就好像滴水穿石一样,渐渐地把她的肚子灌得胀

大起来。当足轻打开门的时候,夜铃的肚子已经大得比孕妇还要巨大的多,整个

肚子已经扭曲下垂,到达极限,事实上这时候女忍者也已经进入濒死的程度,就

连她的嘴里也在不断漏水,看起来悲惨无比。

“果然是长恶大人给的鬼印,可是普通的女人早就被玩死了吧。”在夜铃的

肚子上有一个像内射纹一样的东西,这是松久长恶和鬼之一放交易所得到的强化肉

体的印记。一般是用于强化士兵的,但偶尔也会用在这样残酷的刑法上面。

“放,放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们……”双目无眼,嘴角里不断流水

的夜铃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夕,这种对于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让女忍者也无

法承受的住。

“嘿,算你命好,肚子这么大了还没有被撑破,之前有女忍者就这样被爆肚

而死了,哈哈,那个惨样。不过,长恶大人突然想起你了,要我们把你带出去,

见见你的女主人。”

“咲大人?”想到主人,夜铃眼中发出一丝光彩。

……

池田家是原本就是武士之家,咲姬也是武家之女,从小被当成武士来培养的

咲姬有着不逊于男子的实力,性格要强,是个英气逼人的女武将。曾经在战国乱

争之中,咲姬带着她的足轻队经历了多次战役,从战火之中保全了只是小大名的

池田家,被周边大名称赞:不愧是武家之女。

作为一名女武士,池田咲武艺过人又惹人怜爱,可以说是文武双全的战国之

花,在家族中很受士兵爱戴,特别是地位地下的足轻队。可能也是池田家原为弱

小的武家之缘故,咲姬也更为平意近人,夜铃就是她招募而来的女忍者,作为家

中仅有的几名忍者,池田咲并没有把夜铃当忍者看待,而是当姐姐一样,这让身

为女忍的夜铃大为感动,誓死效忠咲姬。

“呐,你们也是池田家的士兵啊,今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松久家的足轻前

站着一排池田家的足轻,因为咲姬的被捕,整个池田家已经名存实灭了。这些足

轻也从池田家转到了松久长恶家的名下。

“咲姬,怎么会,我们的咲姬,竟然被剥光了,绑成这样……”在广场上,

池田咲被剥光了衣服双手绑,整个人头部前倾绑在两根木杠中间,一个足轻模样

的士兵正从后面抱住女武士,从后面插入。

“那个人,不是政吗,你怎么也在这里,还……”足轻认出了同伴,也对同

伴的行为惊止了。

“说什么呢,你们来到这里不都是同一个原因吗?松久长恶大人下令了,所

有池田家的士兵和武将,只要在这里曹操到咲姬高潮,就让他加入。”池田家的士

兵拍打了一下他的背部,“记住,要高潮才能加入喔。”

“啊,啊,啊啊啊啊,咲姬,我,我终于让咲姬高潮了,太棒了,长年的梦

想完成了。”那名叫信的足轻,农民出身的他曾经为战场上英气过人的美姬产生

爱慕之心,男人的邪念飞速增涨,但却没有机会,因为像他这样的士兵到处都是。

咲姬的嘴巴被堵住了,发不出任何挣扎声,但她的俏脸上却充满了屈辱。武

家之女的她不会想到,松久长恶不仅将她扔给自家的足轻舍中让她每天和那些足

轻一起训练,然后被干。现在还让她翘着鬼谷子让自已家的士兵干,同时一次高潮

就让一个士兵加入。这一次慕名而来的士兵有二十三人,到现在为止咲姬已经高

潮了十次,整个人虽然强制连续高潮而虚弱无比。但就是这种女武将虚弱的可人

样子,反而增加了士兵们的兽欲。

接下来就轮到那位士兵了,这位士兵曾经是铁匠,为咲姬打造过刀剑,也和

其它士兵一样心中爱慕着咲姬。看着曾经的梦中情人就这样光着鬼谷子双手被反绑

吊在自已面前,饱经蹂躏的肉穴还在擅动着,那种兽欲就涌了下来。

足轻从后面抱住咲姬雪白的鬼谷子,不顾蜜穴中还在流着他人的精液,随便掏

了几下之后,男人就插了进去,感受着梦中情人阴道的味道,一边玩弄他经常只

能看却不敢碰的乳房。

咲姬被自家的足轻玩弄,屈辱地挣扎着身体,却一点也动弹不得,在美妙的

肉体前,男人们的理性已经被抛弃,替而代之的则是兽欲,特别是这些本是低下

出身的贫民。

“鬼谷子动起来,阴道夹紧一点。”侵犯着咲姬的士兵用粗暴的语气命令身下

的女武士,在周围的起哄声中,被兽欲冲昏头脑的他已经彻底将咲姬看成一个发

泄玩具来玩弄。

“干,干死她,看着骚的那个样子,比比谁能最快让她高潮喷水。”松久家

的足轻也在打赌起哄,看着敌人的士兵侵犯敌人的公主,这种背德感让男人兴奋。

特别是看着那个战场上英姿过人的女武将被自已家的足轻侵犯的高潮不断,雪白

的肉体不停抽搐,看着她翻着白眼,流着口水,又努力坚持的样子,更为激起男

人的兽欲。

“哈哈,一定是我,是我的肉棒让咲姬最快到达高潮,我的咲姬,我来啦,

哈哈哈哈!!!”男人狂笑着,加速飞快地抽动肉棒,和周围的哄笑声一起,将

池田咲带到新一次的高潮绝顶之中。

……

“仔细看的话,还是一名大美人呢,差点弄死太可惜了,如果卖掉一定能卖

不少价钱吧。”松久长恶看着夜铃,好像还在庆幸没有让足轻弄死她。

“她可是位女忍者喔,女忍者可是比较麻烦的。”红鹿家纹的男子一边喝茶

一边说,“帝国就有很多下樱和边洲的异族人,其中就有女忍者,还有女道士什

么的,该死,其实我挺讨厌这些人的,说起女道士,弥塞拉身边那个……一想到

就头痛。”

“女忍者也是,不仅是帝国,还有很多人移居到绿水河那边,这家伙曾经有

个同伴就是女忍者。”红鹿家纹的男子指了指跪坐在一旁的女战士卡普里拉。

“也是,女忍的话,比较不好处理。”松久长恶点了点头,为他自已和雄鹿

公沏了一壶茶,“本来当池田长没用了之后,我是想把她和那个女武士一起卖掉

的,波尔特大人可否有意愿接过在下的奴隶呢,这一次我这边精选的女武士十名,

女剑士五名,村女三十六名,巫师三名,阴阳师五名,都是上好的货色喔。”

“最近风头比较紧,雄鹿公国换了新大公,新生炽炎骑士团一直反对奴隶交

易,这次的团长是雄鹿大公的妻子,我可不想被抓到尾巴。”波尔特摇了摇肥大

的脑袋。

“这样啊,看来帝国的奴隶交易线路要暂时更换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松久长恶叹了口气,饮下茶水。

“如果帝国贵族内有合适的人可以接手奴隶交易的话,我会及时统治长恶大

人的,不过目前这批货,可能只能通过黄金海峡运到塞拉曼去了。”波尔特建议。

松久长恶所在的上层国位于下樱长牙型国度的最北部,临海而建的交易港给

松久家带来了巨大的贸易利润,加上和雄鹿公国的地下交易,事实上松久家强大

的基础就是富强的经济实力。只不过作为恶大名,松久长恶还暗中进行奴隶交易,

以充实家族财富。他和雄鹿公国的波尔特,还有塞拉曼的豪商都有接触,进行人

口贩卖。

博文小说大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5 http://wvw.nongzx.com ICP备案:京ICP0000001号

美妻小说网 每天提供最新的 言情小说 _黄色小说_成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