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激情小说

碧池渊的婊子们_禁忌小说

文章上传时间:2020-01-24 点击次数:

碧池渊的婊子们40

第四十章、第二幕:被曹操纵的过去(中)

「等一下,我不要!我不要了!呜呜,你别过来!」

「就一次,再一次,你总得让我射出来啊!」

「啊啊啊……顾大鹏,你没良心!」

「再坚持会儿啊,宝贝,这次肯定很快的,肯定很快的。」

「我明天还要出门呢!」

「我知道啊,不耽误你出门。」

「可你这样,这样,啊嗯,我明天,怎么起来啊?嗯嗯……」

「那就上午睡觉,下午再去也成啊。」

「你混蛋!」

尽管在嘴上极尽抵抗,但身体上苏梦梦是只能任由顾大鹏摆布的。

脱掉了套子之后的阳具变得更热了,肉与肉直接的摩擦与碰撞,让苏梦梦的

眼前一阵眩晕。

她真的要不行了。

现在正抱着她的大腿拼命抽插的顾大鹏让她忍不住回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

的时候。那一回,顾大鹏也是这样要了一次又一次,最后的结果是她直接晕过去

了,过了好几个小时才醒过来,简直和死了一次一样。

苏梦梦可不想再像那次一样死一回了。

但她想归想,具体实施到顾大鹏身上却不是那么容易的。苏梦梦感觉出来了,

顾大鹏现在是欲火攻心,如果几八晚上不让他射出来她恐怕会被折腾到明天早上。

于是,苏梦梦做了一个丢卒保车的决定。

她拼劲力气顶住顾大鹏的胸口,尽管她的力气完全不能撼动顾大鹏分毫,但

好在顾大鹏还是注意到了她的抵抗,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

苏梦梦终于得以喘了口气,她看着双眼通红的顾大鹏,咽了口唾沫。

天呢,我不会是火上浇油吧?

但眼前的危机更加急迫,苏梦梦来不及去细细考虑自己决定的合理性了。

她挪动着身体后退,把顾大鹏的阳具从自己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然后,她艰难的翻了个身,背对着顾大鹏。

苏梦梦感觉到男人的视线像火一样从她的背后掠过,最后停留在她的臀部上。

老实说,苏梦梦已经有点儿后悔了。但事已至此……迎着顾大鹏火热的视线,

苏梦梦用颤抖着的手,分开了自己的臀瓣。

她的声音也在颤抖着,中间还中断了几次,但最后,她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

来:

「用,用后边吧,我洗澡的时候已经清理干净了。」

然后,苏梦梦就不知道了。

顾大鹏到底在她的后庭中抽插了多久才射出来她完全不记得,因为在中途开

始,她就乘着那股越来越高的快感,飞上了天。她的意识,也随之飞到了九霄云

外。

第二天早上……

苏梦梦坐在马桶上,看着不停滴下来的白色液体发呆。

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白色黏液,牵成了丝,落在马桶的水面上。

那家伙!绝对不是只射了一发!

苏梦梦有些悲哀的想:几八她一定要垫着护垫出门。

她的直肠里现在都还有一股黏黏糊糊的感觉,如果不做好准备,她绝对会在

出门的时候当众出丑的。

而顾大鹏,则一直站在卫生间的门口。当苏梦梦走出来之后,他还关切的凑

了过去问:「怎么在里面待了这么久啊?没事吧?」

苏梦梦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你这个罪魁祸首还有脸说啊!

她看了一眼表,时间已经是11点多了。

果然,如她昨天晚上的预感那样,她被折腾到了半夜,然后一个上午都没能

爬起来。

苏梦梦无视了一直在献殷勤的顾大鹏,自顾自的开始换衣服,准备出门。

「要不还是我送你吧?」

顾大鹏的话让苏梦梦的动作僵了一下,但她马上恢复了正常,道:「不用了,

我自己坐公交车去就好。」

「而且,」她回过头一把打掉了顾大鹏放在她胸上的手,狠狠地道,「几八

晚上你绝对不能碰我!」

「哎哎,我还什么都没做啊!」

苏梦梦没有理会顾大鹏,板着一张脸出了门,还将门重重地关上了。

看着大门在眼前发出「碰」的一声,顾大鹏挠了挠头,看来苏梦梦是真的生

气了。

但顾大鹏没有看到的是,当着他的面儿摔门而出的苏梦梦,并没有马上离开。

她背靠着墙壁,抱着膝盖蹲了下来。

回去拿行李,是骗人的。去找孙鸯,也是骗人的。

苏梦梦几八出门的真正目的,是赴昨天在电话里和靖远约好的见面。

苏梦梦考虑了很久,但最后,她还是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顾大鹏。这是她自己

和靖远之间的事情,所以就应该由她自己去解决——苏梦梦是这么想的,也打算

这么做。

如果可以的话,苏梦梦永远都不想再见到靖远的脸。

但现在,她必须去做个了断,和自己被控制的过去彻底告别。

终于下定决心的苏梦梦迈开了步子,而另一边,顾大鹏则也在瞒着苏梦梦,

准备着一件他不想让苏梦梦知道的事情。

此时的他,正坐在餐桌前,嘴里咬着一片充当早餐午餐二合一的面包,他摆

弄着手机,最终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浩然啊。我上次拜托你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啊?」

正在和顾大鹏通话的人名叫丁浩然,是顾大鹏的大学同学,也是他现在的

「老板」。表面上一直不务正业的顾大鹏其实一直在和丁浩然合伙搞创业公司,

不过顾大鹏的心思不在公司的经营上,所以公司上了正规之后他就很少在那边露

面,几乎全部的事务都丢给了丁浩然。

而顾大鹏拜托丁浩然的事情其实也很简单:找房子。

他现在和苏梦梦算是同居的关系,既然打算一直交往下去,那么一直住在张

晓天的家里肯定是不行的。而顾大鹏原本住的公寓太小,他也早就有搬家的意思,

只不过因为当时要经常往公司跑,住的近一些比较方便,再加上还是单身的他没

有搬家的决定性理由,也就一直凑合着了。

现在多了苏梦梦这个同居人,顾大鹏就盘算着通过人脉网络广阔的丁浩然,

来找一处合适两人共同生活的新房子。

丁浩然虽然是顾大鹏的好朋友,但两人在性格上有点儿迥异,接到顾大鹏电

话的他十分干净利落地道:「我已经找好了五个备选,具体情况和地址全都发你

邮箱里了,你没收到?」

「额,最近比较忙,还真没顾得上去看邮件。」顾大鹏这是实话实说,他这

些天基本上天天都和苏梦梦腻在一起,如果不是几八苏梦梦提出要回去拿行李,

他自己都要忘记让丁浩然帮忙找房子这件事了。

「那你看看吧,看好了哪个你自己去看房,顺便带着你女朋友一起去。」

「嗯,好。」顾大鹏应了一声,但马上发现了不对,「等,等会儿?我什么

时候告诉你我有女朋友了啊?」

丁浩然用一副我早就知道了的口吻道:「你突然要从你那个狗窝里搬出来,

还找到我指明了要找一室一厅的新房子。你觉得我会做出什么样的推断?」

顾大鹏捂住了脸,的确,面对自己这个心思缜密朋友,他就和毫无隐私没什

么区别。

「那就这样吧。哦,等等,顾大鹏我问你,你最近见过张晓天吗?」

「见过啊,我现在就借了他的房子住着呢。怎么了,你有事找他?」丁浩然

和张晓天是通过顾大鹏认识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般般,所以顾大鹏很是好奇

为什么丁浩然会突然提起张晓天的名字。

「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碧池渊会所可能要换股东的消息,你和张晓天比较熟,

所以我就问一下你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额,那个啊,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关于碧池渊

会所的事情,虽然张晓天没有强调过要保密,但顾大鹏还是觉得不要那么轻易的

告诉外人会比较好。

但马上,他就又发现了一点不对:「等下,你早就知道碧池渊是张晓天他家

的了?」

「这是什么秘密吗?怎么,你不知道?」

顾大鹏真的想抽自己一嘴巴子,和这群人比起来,他每次都显得像个弱智。

「没……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那就这样吧,你还有别的事情要我告诉他吗?」

「有。」丁浩然一板一眼地道,「碧池渊传闻里的新股东,貌似来头不小。

你帮我转告一下张晓天,尽量避着点锋芒,蛮干他肯定要吃亏的。」

「你认识那个新股东?」

「准确的说是我爸认识,」丁浩然继续道,「那位的父亲和我爸在生意上有

过些往来,不过后来他们家貌似去美国发展了,我也是今年才知道他回来了。其

实我和他也不熟,到现在也没见过面。」

「原来是这样啊。」顾大鹏想了一会儿,他还真没想到自己亲近的人和靖远

都会有联系。

嗯?等等。

「浩然,你说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貌似是姓靖吧……立加个青的靖。他们家的姓氏挺特别的,我有印象,但

名字我记不清了。」

顾大鹏抓住了重点,追问道:「你说的这个姓靖的,是个男的吧?年龄30

岁上下,瘦高的个头。」

「这我倒是不清楚,不过他不是个男的难道还是女的啊?我记得靖家就一个

独生子,没有女儿的。」

顾大鹏的心跳加快了些,继续问道:「那他们家就没有抛头露面的女人吗?

比如说这个姓靖的他老婆,你认不认识?」

「不太清楚,我知道的消息是靖家这位独子过了25岁都没结婚,后来貌似

是在美国成家了。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啊,我家老爷子拿这个催过我几次。」

顾大鹏当然知道,丁浩然现在已经26岁了,但也是光棍一个,这个工作狂

别说老婆连女朋友都没有。

「我说,你怎么突然对人家的老婆感兴趣了?难道你和这位我都不认识的靖

夫人之间有过什么?」

顾大鹏还真的没法回答丁浩然的这个问题。因为他还真的和他口中的靖夫人,

也就是丽塔?刘发生过不该有的交往。

于是顾大鹏随便搪塞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丁浩然显然也只是调侃一下,

并没有深入追究。

放下了手机,顾大鹏的手指敲击着桌面,思考着他刚刚获得的这些信息。

他原本以为,靖远就是个依附在丽塔?刘身上的小白脸,所以才会任由丽塔?

刘到处给他戴绿帽,甚至还主动帮她物色自己的连襟。

但几八从丁浩然这里得到的消息,却推翻了他的这个判断。

如果丁浩然所说皆为事实,那么靖家应该是很有实力的,也没有表现出衰落

的迹象。靖远和丽塔?刘的结合,就应该不是他一开始想的那样是一方依附于另

一方了。

但如果是这样,该怎么解释靖远和丽塔?刘这夫妻俩的关系?无论从哪个方

面考虑,顾大鹏都不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是正常的。而且,如果靖远不是委身于

丽塔?刘,那么他主动找上顾大鹏,可能就真的是他自己的意愿,而不是顾大鹏

之前想的那样是出于丽塔?刘的指示了。

所以……这夫妻俩就真的是一对变态,以互相戴绿帽为乐?

顾大鹏不是没有听说过这种关系的夫妻,但耳听为虚,真的见到了这种奇葩

存在,他还是忍不住有点儿咋舌。

说起来,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那对夫妻俩了。

不过想想也是,顾大鹏见到靖远的契机是苏梦梦,而后来见到丽塔?刘的契

机也是因为苏梦梦。他一直都只是在追寻着苏梦梦的踪迹,现在苏梦梦和他住到

了一起,自然也就和那边断绝了来往的渠道。

这几天和苏梦梦在一起的日子对顾大鹏来说无疑和天堂一样幸福,但在这幸

福美满的背后,顾大鹏还是有一丝危机感的。毕竟他和靖远的那场交易还在,和

丽塔?刘的约定也没有履行。顾大鹏才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和苏梦梦已经被他们

所遗忘了,现在对面没有主动找上来,肯定是还有别的布置。

对了,丽塔?刘在那天晚上说过,三天后会有一场要他参加的聚会来着。

三天后……现在,是第几天了来着?

顾大鹏拿出手机想去查看一下日历,但刚刚拿起手机,屏幕就切换到了通话

的界面上。

嗯?

来电的是一个顾大鹏不认识的陌生号码,但归属地显示是在本市,也没有被

系统打上推销或者诈骗之类的标记。

不会是……

将信将疑的顾大鹏,接通了电话:「喂,您哪位?」

电话那边显示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然后是几句低低的「通了通了」的说话

声。正在顾大鹏一头雾水的以为这是一个骚扰电话的时候,一个清晰的女声传了

过来。

「喂,请问是顾先生吧?」

这个女声很清冽,颇高的音调十分有特点。顾大鹏有自信他绝对不会对这种

嗓音毫无印象,所以这的确是一个陌生人的来电。

带着一丝疑虑和戒备,顾大鹏答道:「我是顾大鹏,请问你是?」

电话的另一端松了一口气,接着便听那个清冽的女声道:「可能你不认识我,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丁倩。」

顾大鹏的确认识叫丁倩的女人,还不只一个,但她们肯定都不是现在正与他

通话的人。

然后,那个女声顿了一下继续道:「我想和你谈谈,和苏云梦……啊,或者

说苏梦梦的事情。」

女人说出的两个名字如同一道惊雷炸响。

顾大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过于剧烈的动作碰掉了桌子上放着的玻璃杯。摔

碎在地上的玻璃杯的碎片溅到了他的脚上,但他毫不在意,追问道:「你是,苏

梦梦的亲戚?」

自称丁倩的女人在电话中叹了口气,道:「我不是,但我……姑且可是算作

是她的家里人吧。」

接着,她继续道:「顾先生,你现在是和苏梦梦住在一起吧?」

「嗯,是这样没错。」

「那样的话,咱们就有必要谈一谈了。我觉得电话里不太方便,找个合适的

时间我们见一面吧?」

「好,我现在就可以。」

顾大鹏的果决似乎让对方有些惊讶,停顿了片刻后,才听到丁倩道:「那好

吧,您如果下午有时间的话,可以来这个地址……」

顾大鹏赶忙去找东西准备记下地址,但听了一半,他就愣住了。

「那个,难道说您之前是和苏梦梦住在一起的吗?」

丁倩表明身份之后顾大鹏就不自觉的用上了敬称。而让他惊讶的是,丁倩所

说的地址和他之前去找苏梦梦的地址,也就是从丽塔?刘那里获得的地址是同一

个。

丁倩的声音似乎有些疑惑,但还是道:「是这样没错,苏梦梦一直都和我住

在一起。啊,如果可以的话,请您一个人来,虽然我不是要瞒着她,但我觉得还

是单独对话比较好。」

而丁倩的话反而让顾大鹏更不解了,他看了一眼表,时间已经是12点20

分了,苏梦梦出发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难道她现在还在路上?

顾大鹏决定直接求证:「丁……小姐,请问苏梦梦不在你那儿吗?她没回去

吗?」

「没有啊,自从五天前她走了之后就没回来过了。」丁倩答道。

「她几八或者昨天没有说过回去拿行李吗?」

「据我所知没有。啊,你等一下,」电话的话筒似乎被捂住了,但顾大鹏还

是能听到丁倩的声音在模模糊糊地道:「孙鸯,苏梦梦昨天有给你打过电话吗?」

过了一会儿,丁倩的声音重新变得清晰:「顾先生,我刚刚问了一下苏梦梦

的室友,她也说没有接到过苏梦梦的电话,也不知道她几八要回来。」

顾大鹏顿住了,尽管他不想相信,但事实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尽量控制住情绪,回道:「那就这样吧,我下午1点左右就去拜访您。」

「啊,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好。」

挂断了电话,顾大鹏握着手机,一言不发。

现在想想,昨天晚上从超市里回来的时候,苏梦梦的样子就已经有些不对了。

回到家以后,苏梦梦也一直在发呆,他就是看到了苏梦梦闷闷不乐的样子才会主

动的去要苏梦梦,就是想要通过做爱来让她的情绪恢复过来。

但现在……

顾大鹏的手指拨动着手机的屏幕,画面最终停在了苏梦梦的号码上。

但他——最终没有拨打出这个电话。

无论苏梦梦这次对他撒谎的原因是什么,顾大鹏至少坚信一点:苏梦梦并不

是在有意的背叛他。

这几天和苏梦梦相处的日子虽然不长,但顾大鹏十分清楚的知道,苏梦梦骨

子里其实是一个和外表不太相称的内敛甚至有些保守的女孩。两个人独处的时候

她经常会脸红,对于很多事情她也像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毫无经验。顾大鹏一开

始甚至都怀疑过,现在的苏梦梦真的是他过去认识的那个卖过福利照片、做过会

所小姐甚至第一次见面就是通过约炮的苏梦梦吗?

但后来顾大鹏不再怀疑了,他坚信,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苏梦梦是没有一丝作

伪的。他相信自己后来看到的不做作、不卖弄风骚、有时候胆小、有时候缺乏常

识的苏梦梦才是真正的苏梦梦。

因此,他也相信苏梦梦对他表露的那些情谊,是真实的。

收起了手机,顾大鹏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他迅速的换好了衣服,然后出门

离开。

半个小时后,他第三次站到了那栋小楼的大门前。

没等他敲门,大门就从里面打开了,站在门后的是一个顾大鹏从未见过的女

人。

「顾先生是吧?」女人开口,清冽的声音让顾大鹏马上确定了她的身份。而

在她的身后,畏手畏脚的孙鸯只露出了半个侧脸。

「对,我是。您就是丁……小姐吧?」顾大鹏不敢过多的去打量丁倩的面貌

与年龄,再次用了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别扭的称呼。但丁倩却没有表现出介怀的意

思,露出朗朗大发的笑容道:「小就不用了,我比你大的多,你就喊我丁姐吧,

和梦梦她们一样。」

「好,丁姐。」顾大鹏自然应允,他看了一眼丁倩背后,刚刚还在探头探脑

的孙鸯已经消失不见了。

「嗯,进来吧,站在门口说话也挺冷的。」丁倩让开了门,而顾大鹏则跟在

她的身后,第三次走进了这个对他来说多少有些特殊的地方。

「那个,丁姐,梦梦她……」

「梦梦没过来,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丁倩直接回答了顾大鹏还没

有完全说出口的问题,她指了指上楼的楼梯道:「去二楼我的房间说吧,那里的

地方也大些,还有……孙鸯!到厨房拿点儿喝的来。」

「啊,啊,我知道了,一会儿就送上去。」孙鸯在房间里应了一声,但就是

不露面。

丁倩露出疑惑的表情,她刚要再开口,却被顾大鹏拦住了:「那个,喝的就

不用了,我不渴。咱们还是直接说正事吧。」

丁倩转而疑惑地看了顾大鹏一眼,她的眼神和她的声音一样很清冽,照的顾

大鹏心中有些发毛。

「你和孙鸯,是不是以前认识?」

「额,是啊,通过梦梦认识的。」顾大鹏挠了挠头,他当然不能把自己和孙

鸯之间的那点儿破事说出来给丁倩听。

丁倩显然猜到了什么,或者说她根本从一开始就知道顾大鹏和孙鸯的瓜葛。

不过她并没有过多的追究,转身走上楼梯道:「那你跟我来吧。」

顾大鹏松了一口气,在跟着丁倩上楼之前,他看到孙鸯悄悄的从房门后露出

了半个头。

我真的有那么吓人吗?

顾大鹏有些无奈,不去管窥视他的孙鸯,尾随者丁倩来到了二楼。

「进来吧。」丁倩打开了房门,顾大鹏看了一眼,没敢多犹豫,走了进去。

这间房间明显是丁倩的卧室,里面的空间是不小,但除了中央摆着的一张圆

桌外基本上都堆满了各种的衣架、衣柜与山一样的鞋盒。丁倩十分随意的坐到了

床上,指着房间内唯一的那张椅子道:「坐那儿吧,不好意思啊,我这里不算什

么适合谈话的地方。本来我是打算约个时间去外面找地方谈的,不过既然你现在

就过来了,也就只能在家里凑合了。」

顾大鹏忙摆手道:「没事没事,我不介意,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

话刚出口,顾大鹏就后悔了,他现在可是坐在一个女人的卧室里,虽然不清

楚丁倩是不是独身,但他刚刚的用词明显不合适。

但还没等他纠正自己的措辞,丁倩就开口了,道:「那我们就说正事吧。」

「啊,嗯,好。」顾大鹏只得连声应允。

而丁倩却没有马上开口,而是从一旁的床头拿起一包香烟,动作老练的给自

己点上了一枝。顾大鹏这才发觉,房间里其实有淡淡的烟味,只不过被其他的香

水之类的味道盖了过去,他才没能在第一时间发觉。

「你也来一枝?」

「额,不用了,我不抽烟。」

「是吗?看不出来啊。」

「部队里养成的习惯了。」

「这样啊。」

丁倩说着,也在烟灰缸里掐灭了刚刚抽了两口的香烟。

「那么,我们就先说正事吧,关于苏梦梦……或者说苏云梦的事情。」

丁倩的语速有点儿快,但发音很清楚,顾大鹏听着觉得很舒服。

她习惯性地将右手放到嘴边,发觉自己手中已经没有了香烟后,又很自然的

用手捋了一下耳际垂下来的发丝,然后开口道:「我直接和你说吧,她是被骗到

本市来的。」

「啊?」顾大鹏愣住了。

陈平小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2025 http://wvw.nongzx.com ICP备案:京ICP0000001号

美妻小说网 每天提供最新的 言情小说 _黄色小说_成人小说